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597章 如果你不是蝶舞……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597章 如果你不是蝶舞……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樱雪的速度早已施展到了最大,但追赶许久,距离始终没有拉近的迹象。闪电隼的飞行速度显然并不在樱雪之下。凌尘停止了呼喊,强迫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须臾,脑中灵光一闪,马上拿出了黄昏之刹,属于黄昏之刹的冲刺技【刹那风华】向前方释放。

哧啦!!

“叮……天秤珠效果触发,技能【刹那风华】已结束冷却。”

如一道肆虐而过的闪电,凌尘的身体猛然向前冲刺十五米的距离。

【刹那风华】的冲刺本就是一瞬间,再加上凌尘原本就保持的高速,这一记冲刺,一下子将他与剑皇的距离拉近了十米以上。凌尘毫不犹豫,又一个【刹那风华】释放,再度向前冲刺了一段距离。

【刹那风华】的冷却时间只有10秒,再加上天秤珠不断的发挥作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凌尘连续释放了十几次刹那风华,将自己与剑皇的距离逐渐拉近至了十米以内……脚踏灰色闪电隼,全身被灰色斗篷的身影已近在眼前,只要再来一个【刹那风华】,就可以直接追上。

“蝶舞!快停下来,如果你一定要走,也至少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看着剑皇的背影,凌尘焦急的叫喊着。

背后的声音近在耳朵,剑皇终于有了动作,她缠着灰布的右手忽然向后一扬,一道银光骤然射出,直飞凌尘脑门。

刺眼的寒光在凌尘的瞳孔中快速放大,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偏头,一道剑芒便间杂着刺骨的冷气从他脸庞呼啸而过,紧接着,身后的空气忽然传来不正常的波动,凌尘迅速侧目,赫然发现刚刚擦着他脸颊飞过的长剑竟诡异无比的改变了飞行方向,直刺他的后心而来。

这是……御剑!

凌尘心中讶然……小时候,他听轩辕蝶舞提到过,轩辕剑道的最高境界,便是隔空御剑。御剑绝不是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中的幻想,而是真实的存在于轩辕家族的剑道之中,只要剑意达到一定程度,便可将之实现,到时候就可以隔空执剑,索命于须臾之间,伤敌于千里之外。

但能到达这一境界的,轩辕家百年难遇。偶有的,年纪也大都是到了古稀之年。轩辕蝶舞和他年纪相同,现在施展的,却分明是隔空御剑的神奇能力!

心中万分惊讶,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侧,躲过了从后来刺来的飞剑,双目锁定剑皇所在的位置,又一个【刹那风华】释放,身体化成流光,冲向了剑皇,刹那之间,便已来到了剑皇的背后,视线,距离她的背影,只有不到一个手掌的距离。

凌尘几乎是想也不想,丢掉黄昏之刹,松开揽着莎蒂斯伊咔的手,张开双臂,从后方把剑皇牢牢的抱住:“蝶舞……你终于跑不掉了。”

剑皇的身体如被雷电劈中般僵在那里,那把还在她驾驭中的飞剑忽然失去了所有来自主人的剑意,无力的落向了下方。时间就这么静止了三秒,忽而,剑皇的身体用力的挣扎起来,四把银色长剑混乱的在她身体周围飘起,然后从不同的方向一起刺向凌尘。

剑皇的攻击力虽然比不上凌尘,但也是相当可怕,战场之上,纵然是盾卫,也没有哪一个能逃过她的秒杀。凌尘的生命力虽然不弱,但如果被这四把来自剑皇的飞剑接连击中……前两把就足以触发邪神面具的保护,后两把便完全足以将他击杀。

但凌尘却仿佛根本没有发现它们的存在,任凭飞剑近体,任凭剑皇奋力的挣扎,他的双臂依旧紧紧的抱着她,一丝一毫都不愿松开。前胸和她的后背相贴,头部靠近在她的耳边,在她的耳边轻柔的呢喃着:“蝶舞……蝶舞……没想过这辈子,我还可以再这样抱着你……”

四把携着激荡剑意的飞剑在即将刺穿凌尘身体时硬生生的停滞在了那里,却已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刺下。当凌尘近在咫尺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体温传至她的身体时,她全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空,挣扎变得虚弱无力,四把飞剑也全部无力的跌落下去。

“放开……我!”

剑皇开口,传说中从来不说话的剑皇在这时终于发出了声音,这个是属于男人的声音,而且无比的嘶哑干枯,简直比一个佝偻老人的声音还要晦涩难听。

“我不是你说的蝶舞……放开我!否则……我杀了你!”

任谁听到这个声音,两只耳朵都会难受上半天,脑中还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干枯恶鬼的形象。凌尘却是微笑了起来,他紧抱着她,闭起眼睛,轻轻的嗅着来自她的味道,温和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传入到她的耳中……

“如果你不是蝶舞,刚才为什么要让你的剑忽然停下呢?”

“如果你不是蝶舞,我这样抱你,为什么你不召唤系统惩罚让我马上被天雷劈死呢?”

“如果你不是蝶舞,为什么那天,你会用出只有我和蝶舞知道的【天涯蝶舞】呢?”

“如果你不是蝶舞,那天晚上为什么要拼命救我,还从此背离龙家和轩辕家?”

“如果你不是蝶舞,为什么你的心跳会变的这么快?”

“如果你不是蝶舞,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蝶舞的味道。虽然已经分开十几年,蝶舞也已经长大,但属于蝶舞的味道,我永远都不可能会忘记?”

“如果你不是蝶舞,为什么抱着你的时候,我会这么安心?”

“如果你不是蝶舞,为什么你要……偷偷的流眼泪?”

凌尘的手碰触到剑皇的面部,感受着斗篷上那逐渐扩散的湿痕。

一句又一句的反问,让剑皇泪如雨下,她咬着嘴唇,拼命的摇着头,强忍着泣音,已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话。

“蝶舞……”凌尘轻轻的呢喃:“我知道我错的不可原谅,你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但我在那年认出你的时候,却选择了退却,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去寻你,与你相认。而且那个时候,我还和另外一个女孩在一起……”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无尽的内疚压迫着凌尘的胸口,他轻轻说道:“但至少,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吗……”

“我对天发誓,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蝶舞……那天晚上,我被人带走,活埋在了一个荒凉的地方。我以为我已经死了,但却意外的被一个人救走,带我去了一个可怕的地方,那里的人清掉了我身上的伊斯洛卡病毒,用我的身体,进行着残酷的实验……”

剑皇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简短的描述,却让她的脑中浮现了一幕幕比地狱还可怕的画面。让她甚至不敢去想身后的男人在那些年里遭受了何种的痛苦与折磨。

“那些年,很多人在我的身边死去,我却执着的活着,因为我想报仇,更因为……我放不下你,还想再见到你……七年之后,我终于逃离了那里,回到了华夏,然后我第一时间去寻找你的下落,但是,我得到的消息,却是你已经在七年之前,绝食而死……那时,我几乎疯了……是已经疯了,我去了龙家,疯狂的杀那里所有的人,为我,也为了给我的蝶舞报仇……”

说到这里,凌尘的双手又悄悄的收紧了几分。忽然得到蝶舞已死的消息,那时的痛苦他记忆犹新,也是那种让他几乎绝望的痛苦让他做出了最疯狂的事……回想这辈子的两次疯狂,都是只身去攻击龙家,一次是因为蝶舞,一次是因为水若。

剑皇的身体已彻底僵住,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呢喃:“六年前那个人……是你……是为了……”

“命运真是和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你以为我死了,我以为你死了,那些年虽同在一片土地上,却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但这些年,你过的比我要苦的多。那年从龙家逃离之后,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若若,她就像是上天在我绝望的时候赐给我的天使,让我的心与灵魂复活。她给了我新的生命,还给了我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那些年,带着失去你的伤痛,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并且发誓会一辈子守护她,发誓永远不要让她像你一样从我身边离开……半年前,和你交手的时候,你使出的【天涯蝶舞】让我知道你竟然是我以为已经失去的蝶舞……我激动,欣喜若狂,同时还有无数的害怕与忐忑……因为我怕万一那不是你,希望之后的失望会让我再承受一次心灵折磨。如果是你,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你……因为如果你是我的蝶舞,我会一辈子把你抱紧,但我却也已和水若约定,要厮守终生……”

“再也不会有人看到我的眼睛,再也不会有人听到我的声音……”

在察觉剑皇可能就是轩辕蝶舞时,她的装束,让他想起了当年那个晚上,她哭着说出的那句话……

她以为他死了,从此就完全封闭自己,真的再也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眼睛,听到她的声音……可以想象,凌尘发觉时,会是何种程度的肝肠寸断。但他这些年,却是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蝶舞对他如此深情不移,他的作为却是移恋他人,这让他自感根本无法去面对蝶舞,无颜面对蝶舞的至痴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