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599章 倾国倾城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599章 倾国倾城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蝶舞,”凌尘把心中忽然冒出的可怕猜想悄然压下,缓缓伸手到轩辕蝶舞的面部,做出着拉起斗篷帽的动作:“这么多年过去,我的蝶舞已经长大了,让我好好看看长大后的蝶舞,好吗?”

“不要!”凌尘的手再度被轩辕蝶舞用力的抓住,动作仓促而惊慌,她低着头,悲戚的说道:“不要看,很难看……比魔鬼还要难看……”

在自己爱人的面前说自己的脸比魔鬼还要难看,凌尘几乎能听到轩辕蝶舞心碎的声音。

这一刻,凌尘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轩辕蝶舞一直避开着他,他低下头,用最轻缓的声音,小心的问道:“蝶舞,你的脸……怎么了?”

轩辕蝶舞紧紧的抓着凌尘的手,头始终没有抬起,她无法面对,无法想象自己的脸被凌尘看到的那一幕。她咬了咬嘴唇,闭上眼睛,轻轻诉说:“十三年前,知道你已经死了,我万念俱灰,我发过要和你同生共死的誓言,所以想绝食而死,随你而去……”

“但是,我的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母亲早早过世。父亲把我养大,我还未对父亲尽孝,就这么自私而死,对父亲太残忍了。所以,轩辕蝶舞死了,跟着我的天涯哥哥一起离开了,我用另外一个身份继续存活下去……那之后的我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偿还轩辕家族的培养,我拼命的练剑,所有的时间都在练剑……也许是因为心死如灰,没有任何的杂念,我的剑意进步很快,在我十四岁那年,轩辕家族中的年轻一辈就已经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在我十五岁那年,因为我的实力快速增长,年轻一辈之中已无人可敌,家族决定让我成为龙家少主,也就是龙天云的贴身护卫,无论现实世界还是游戏世界,都要随时跟随。”说到这里,轩辕蝶舞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然而继续诉说,但音调,却出现了轻微的颤抖:“身在轩辕,最能直接了解龙天云的个性,他比寻常男人更加淫邪,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玩弄过的女人就不计其数,如果我长时间跟随在他身边,我怕会……所以……所以……我用剑,在脸上……划了几十剑……”

“不要再说了!!”凌尘一声失控的大吼,用尽全力把轩辕蝶舞抱住,锥心的痛苦感让他完全窒息,恨不能马上大哭一场。在轩辕蝶舞讲到她被选作龙天云的贴身护卫时,他就有了可怕的预感。记忆中的蝶舞美如纯玉,任谁都不会怀疑,长大之后的她会出落的沉鱼落雁,到了龙天云身边,岂能不遭到他垂涎……当残酷的事实从她口中说出,他如被五雷轰顶,痛彻心扉。

她划伤了自己的脸……几十剑……一张精致的女孩脸颊,几十剑,几十道沟壑,几十道伤痕,破坏的满目疮痍,丑陋不堪。她只为守住自己的清白……为已“死去”的天涯守住清白,绝不让任何其他人染指半分。

对于世上几乎所有的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容颜。一个女人若毁容颜,几乎等于毁了一生。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会不在意的自己的容颜……轩辕蝶舞多么强烈的想和凌尘相聚,但因自己容颜尽毁,却也再无勇气出现在他的面前,因为她觉得自己已不配在他的身边,留在他的身边,只会成为他的一个“污点”……同时,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愿让自己心爱之人看到自己丑陋的一面,宁可不见,也让在他心里只存留着曾经最美丽的样子。

马上,凌尘惊觉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他怕这么激烈的反应会刺激到轩辕蝶舞,连忙压下所有的悸动,扳过她的肩膀,直视着她说道:“没关系,一点都没关系,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的蝶舞能回到我身边就好,其他的都没有关系。无论我的蝶舞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女孩,永远都不会变。”

轩辕蝶舞没有说话,用力的握着凌尘的手。她明白凌尘的心,相信他对自己的情感同样没有半点杂质,但自己变得比魔鬼还可怕的脸,他真的会一点都不在乎吗?他身边的人会不在乎吗?自己会一点都不在乎吗?

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的。

即使再坚不可摧的感情,再深的羁绊,当面对一张丑恶的脸时,内心的抵触和恐惧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这和感情无关,而是一种本能,任何生灵都会有的本能。

人可以控制的住情感,却永远不可能控制本能。

拥有美丽容颜的轩辕蝶舞,和拥有残破容颜的轩辕蝶舞,是注定不可能一样的。

“蝶舞,让我看看你好吗?”凌尘的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微笑里没有紧张,没有排斥,只有心疼和安慰:“相信我,无论蝶舞的脸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喜欢,一辈子喜欢。”

无论再怎么害怕,无论再怎么逃避,终究不可能永远在他面前把脸完全遮蔽。而且……现在既然已如梦中幻境般回到了他身边,真的还有理由再遮掩下去吗……再怎么遮掩,自己的脸,也永远变不回从前。

“嗯……”她有些失神的应了一声,既然凌尘再怎么安慰,她也不可能真的对自己的容颜坦然。她抬起头,放在了自己的斗篷帽上,在双手一阵颤抖中,仿佛是花了全身的力气,将头部的遮掩全部收回。

轩辕蝶舞十三年后的容颜再无遮掩的展露在了凌尘的面前。那一刹那,凌尘的双眸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视线出现了长久的模糊……他怕的不是看到轩辕蝶舞被毁掉的脸,而是怕自己在看清的那一刻会心疼到痛不欲生。

终于,视线变得清晰,轩辕蝶舞的脸,也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他的眸中,他呆呆的看着,很久很久……

这是一张很白很白的脸,如羊脂玉一般的雪白,又似比那冬日里映着阳光奕奕生辉的霜雪还要白润耀眼,这奶润般的雪白或许部分原因是因她常年遮蔽面部所致,但决定性因素,还是她的天生丽质。

细长的柳眉如美丽的弯月,涧水双瞳明澈深邃,长长的眼睫上仍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胜雪香腮光洁玉润,带着哭过后所留下的玫瑰娇红,秀挺笔直的鼻子下两瓣樱唇如花瓣般嫩红,像一抹由老天爷妙手勾画出来的丹红胭脂,艳美无双。而这些,都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

秀瀑般倾洒下来的乌发滑顺如缎,在和风中飘曳多姿,把皙白胜雪的肤色衬托的愈加玉骨冰肌,动人至极。秋波流转的翦水双瞳,像悬挂在深黑夜空中闪亮的星辰,在他呆滞的注视下闪动着忐忑不安的光芒。

好美……凌尘心中所有的情感汇集成了两个久久在脑海中荡动的字符。这张绝美的容颜清晰的带有着轩辕蝶舞少时的轮廓,却比凌尘曾经幻想过的她长大后的样子还要美丽的太多……几乎堪与云梦心一较高下。

“是不是……很丑……很吓人……”轩辕蝶舞轻咬着嘴唇,惶然说道……只是,她有些看不懂凌尘的眼神。

“不!”凌尘摇了摇头,他笑了起来,笑的无比轻松愉悦,之前囤积在心中的所有锥痛和阴霾如被清风卷走一般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伸手,捧住轩辕蝶舞的脸,小心的抚摸着她细滑如玉的肌肤,如同在摩挲世上最美丽无暇的艺术品:“我的蝶舞,长大后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姐姐好漂亮!”莎蒂斯伊咔也惊叹着喊道,纯白的脸上布满着可爱纯真的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姐姐。”

“啊?”轩辕蝶舞愣住了。凌尘的话,她可以理解为安慰。但这个小女孩……这个年纪的女孩心无城府,对丑恶事物的反应是直接而剧烈的,但面对她的脸,这个女孩却没有害怕的惊叫,反而在真心的赞美着……怎么会这样?

“蝶舞,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凌尘不舍的把手从轩辕蝶舞的脸上移开,然后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枚小镜子,展在了轩辕蝶舞的面前,然后微笑着看着她。

镜中,是一个美丽的过分的少女,美丽到世间最华丽的词藻到难以修饰。轩辕蝶舞的目光落在镜子上的那一刹那便呆滞了过去,许久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双手猛的捧住了自己的脸。

镜中的少女容颜,也顿时被一双缠着灰布的手遮挡。

“这是我吗……这是我吗……这是我吗……”轩辕蝶舞激动的语无伦次,双手混乱的在自己脸上摸索,却怎么都感觉不到了那些伤痕存在的痕迹,触碰到的只有满手的嫩滑。

凌尘晃了晃镜子,笑着说道:“这可是面真的不能再真的镜子,你的天涯哥哥我可是花了六个金币买来的,绝对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假一赔十。你面对着镜子,在镜子里看到的,当然就只有自己了。”

“可是……可是……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轩辕蝶舞依旧语无伦次,巨大的惊喜,还有更加巨大的不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