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603章 悄然降临的奇迹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603章 悄然降临的奇迹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用我的血液,我的基因?这怎么可能!”凌尘皱眉道。

“在常人眼里,这的确不可能,但那个人是疯子!他复制了你的血液和基因。甚至,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连你都能复制!”那年冬天喘着粗气说道,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异常激动的状态中。乍然知道眼前这个人竟然是成就自己“人造神”,被强行植入自己身体那部分的“主人”,当初的恐怖回忆被无情勾起,整个人的心绪也复杂到了极点。

复制血液和基因……凌尘知道,如果是疯子,的确有很大可能做到。在他的手下,就几乎没有做不到的事!就如死而返生的地狱教官,他竟被疯子直接改造成了一个生化人!一种只在地球的科幻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怪物,而且要比电影中的更完美的多。

“为什么是用我的血液和基因?”

“因为最后成功的四个实验体都是男性,再加上,你的综合强度和完美度,要略胜于夏娃,疯子当然会选择你。”那年冬天说道,身体在轻微颤抖着。

“疯子在你们的身体里植入我的血液和基因,主要是为了改造你们的体质吧?那你们的精神、思想、记忆,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凌尘看着他们说道。

“没有……”

“那就好。”凌尘点了点头,正色道:“既然没有,那么,你们就还是你们,永远不是另外的人,压根不是什么衍生体,更不会和所谓的复制体沾上边。一个人如果精神被篡改了,那才是失去了自己,而如果一个人精神依旧,纵然全身的部件都被更改,依旧是一个完整的自我。你们被移植入身体的那些东西,大可以当做受伤失血后被补充的血液。而且这部分血液也必然早就和你们的血液与身体同化,和我没有了半点关系。基因也是如此。”

凌尘的话让那年冬天愣了愣……一直以来,身体被植入一个强大之人的一部分,这让他感觉到耻辱,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再是纯粹的自己,所拥有的超出常人的力量,也是因别人的血液和基因而生,自己就是那个人衍生出的生物,可怜而可笑。但现在听凌尘这么一说……怎么就忽然觉得这压根就不算是什么事?

忽然就好受多了!

凌尘无视他们的表情变化,自顾自的问道:“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从那里逃出来的?”

逃出来,而不是走出来。因为凌尘绝不相信处于神智清醒状态下的他们是被疯子大发慈悲放出来的。除非疯子真的疯了。

“是大概六年半之前,我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炸掉了那个中心岛。”想起那天的一幕,那年冬天的脸上闪过一抹快意:“既然无法逃出去,那就和那个疯子同归于尽!那一天,整个岛,承载疯子所有野心的仪器、样本、药物、金属、病毒……全部被炸的稀烂。而老天眷顾的是,在那场爆炸中,我和老大竟然活了下来,不过那之后,我昏迷了六年,在半年之前才刚刚醒来。”

“炸毁?”凌尘眉头一动,陷入了沉思。当年,在“杀掉”地狱教官后,他与夏娃曾悄然返回“天堂”,想将那个可怕的疯子暗杀,但回到“天堂”,却发现“天堂”已不在。

原来,“天堂”竟然是被这两个人炸毁!

而在茫茫大海之上,爆炸过的痕迹也很快会被无边无际的海水吞噬。

“但是,这些年,我和老大一直都有个不太好的感觉。”说到这里,那年冬天的身体忽然轻微的哆嗦了一下:“那就是疯子没有死!因为我和老大每次想起疯子,全身都会发凉……那不仅仅是对他的恐惧,还有可能……可能是我们的精神在给予我们某种警示!亚当,以你的精神力,相信比我们更明白,当精神力到达某种程度,‘预知’和‘预警’绝不是什么虚无飘渺的东西!”

凌尘从沉思中回神,定定的看着他们:“你们猜的没错,疯子的确没有死,我就在不久前,还遭遇了疯子的另一个作品,在那个新作品面前,我几乎没有还手之力,险些被他残杀。”

“什……什么!?”那年冬天和百里冰寒的脸上齐齐露出震惊之色。

“没死……他竟然……真的没死!”那年冬天的身体剧烈哆嗦了起来,脸色也一瞬间变得惨白。猜测他还没死,和得到确切的答案是全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只有在天堂停留过,才会知道那个疯子究竟是多么的恐怖!他的身体干瘦如柴,不要说力量,连多走几步路都会喘粗气。但,他绝对要比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还要可怕千百倍!即使已经是这么多年过去,无论是那年冬天还是百里冰寒,甚至凌尘,想起疯子,无不是从身到心的发寒。

“不但没有死,而且……”凌尘的声音一点点沉了下来:“那年你们炸毁中心岛,也必然是疯子的刻意安排!”

“什么意思?”那年冬天悚然一惊。

“疯子的智慧多可怕,相信不需要我解释。那么多年,数万个人体标本,在他的手下没有一个逃脱他的掌控,却让你们找到,并且启动了那个炸弹!而且,那个中心岛周围有着领先地球科技数百年的屏蔽设备,所有的卫星信号都会被折射,所有将要靠近的船只甚至飞行物都会被无声无息的更改方向,可以说,除非疯子自己愿意,否则那个岛被发现的概率完全是零!那在这个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岛上,他为什么要放置一个足以把整个岛都炸毁的炸弹!这个炸弹,疯子能够用来炸什么?除了那个岛,他还能用来炸什么?”

那年冬天听的全身冰凉,其实当年竟然那么轻易的把整个岛炸毁,他自己也觉得幸运的有些不可思议,心中也偶然闪过这会不会是疯子的阴谋,但这种想法马上就被他略过,因为那个岛上有着疯子这些年来无数的心血和成果,他找不到疯子会甘心让他们全部消失的理由。但此刻听凌尘讲起,他开始越发觉得那似乎才是真正的事实,他哆嗦了下嘴唇,问道:“这……这不可能吧?疯子他为什么要……”

原因,凌尘已经想到了。他简短的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时候,我和夏娃联合击败了他唯一的一个‘伙伴’,他应该是通过某种方式察觉到了,然后也就知道,我和夏娃其实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呵……他曾经说过,我和夏娃是让他自己都感觉到害怕的两个作品,所以,知道我们逃离了他设下的精神控制,他害怕了。我们知道进入中心岛的方法,也有足够的能力杀了他,他必须逃走,又没有能力带走岛上的所有东西,更不能让岛上的东西被其他人发现,于是,他选择了将那个岛炸毁,不过,不是自己动手,而是通过你们。因为通过你们,就可以制造出他已经死亡的假象。另外,你们炸毁中心岛的时间,和我与夏娃击败他‘伙伴’的时间,非常吻合。我和夏娃准备回去击杀他的时候,中心岛已经不见。”

那年冬天和百里冰寒一个个面色铁青,得知疯子居然真的没死,他们的心沉甸甸的仿佛压上了千军巨石。除非疯子彻底死亡,否则他留在他们心里的阴影,一辈子都将挥之不去。那年冬天深吸一口气,问道:“那你后来有没有找到疯子?”

“没有。”凌尘摇头,眉头也沉了下来:“只要他不自己露面,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活人会知道他在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一定不是在做‘人造神’这类的人体试验。”

疯子身体很弱,他是个崇尚极端智慧,对武力不屑一顾的怪物。而他之前各种人体试验的样本,都是来自地狱教官。地狱教官被他和夏娃打入大海,虽然没死,但也必然是奄奄一息,没个几年别想恢复,所以也就没有人帮疯子去寻找合适的实验体。

但,更可以肯定的是,疯子一定不会闲着。自己和夏娃脱离他掌控,以他的性格,必然不会甘心,但这么多年过去,他却再没出现过。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在进行着其他更重要的某个实验,或计划。

“既然找不到他,就只能等他自己出现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再遇到他的。”凌尘眼中精芒一闪。

那年冬天看了一眼百里冰寒,苦涩而又洒脱的一笑:“你的确有很大的可能再见到他,说不定还能杀了他,但我和老大或许是没有那个机会了。”

“为什么?”凌尘讶然。

“我无法想象疯子是用什么方法,耗费了多少奇怪的东西改造了你的身体,你血液里的分子活跃度简直比火焰还要狂暴,根本不是普通的人体可以承受的。一个普通人的身体直接注入你的血液,哪怕只是很少的一些,人体机能都会在短短几分钟内完全崩坏,直至死亡。疯子用了很多种残忍的方法,最后也只成功了四个实验体,但成功,也是有代价的。这四个实验体,每一个的生命都被压缩到了十年以内,算起来,我和老大的生命都还剩下一年,同时,我们的五感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我没有嗅觉和味觉,我的世界里没有气息,更没有美食!而老大的语言能力严重受损,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而且他没有触觉……冷、热、痛、痒……哪怕你在他身上插一百刀,把他整个人扔到火里,他都不会感觉痛!”

这些,除了凌尘,他们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也根本无法和其他的人去倾诉。这种五感上的残缺所带来多大的痛苦,唯有他们自知。

“凌尘!”雪白的莎蒂斯伊咔离开凌尘的怀抱太久,终于忍不住靠近了过来,抓住凌尘的手,向他露出甜笑:“在谈论什么好玩的事情吗?可爱的小彩儿说那边有一片好大好大的森林,很漂亮的,你带我去玩好不好?”

“嗯,好啊,那里叫精灵森林,你一定会很喜欢那里的。”对于莎蒂斯伊咔的要求,他生不出半点拒绝的力量。他的目光落在那年冬天和百里冰寒的脸上,微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一定还会有什么办法的。在我从‘那里’带回来的朋友中,有两个人主攻医术,她们拥有的一些器材曾经是疯子用过的,说不定,她们会找到什么办法。所以,如果方便的话,你们到苏杭市来,我会让她们试一下。”

那年冬天与百里冰寒的眼睛蓦的一亮。如果是医生……哪怕享誉全球的神医,他们也只会漠然拒绝。但凌尘提到了“来自疯子的器材”,疯子固然可怕,但来自他的东西,都绝非地球科技可比,足以让他们看到一抹并不暗淡的希望。

“真的?那……那太感谢你了!我和老大会在最短时间内到苏杭市去。”那年冬天激动的一阵搓手。

凌尘微微点头,笑着说道:“我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而且就算真的成功了,也没必要谢我,我已经听霄雪她们说了,你们为了一个承诺,不分日夜的坚守在青林镇好几个月,如果不是你们,新城说不定早已被毁掉。如此信守承诺和仗义,至少,你们是让人敬佩的真男人。我也会尽我所能,算是稍作回报吧……莎莎,我们走吧。”

“嗯!”莎莎开心的点头,兴高采烈的抓着凌尘的大手跟在他身边,走了几步之后,她悄悄的回头看了那年冬天和百里冰寒一眼。

“亚当,他竟然是亚当。”凌尘走后,那年冬天拍了拍胸脯,长吸一口气:“我怎么都没想到,亚当竟然是华夏人……更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他。命运,还真是奇妙的东西……咻!咻咻!什么气味,这么香……”

“……”

“……气……味?”

忽然间,那年冬天全身一抖,如遭霹雳,双手、肩膀,下巴都狂乱的颤抖起来,那只略显扁平的鼻子在疯狂的抽搐,抽搐,再抽搐……

“气味……气味……我能闻到气味了!!”那年冬天疯了一般的冲向百里冰寒,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百里冰寒的身体,一双眼睛泪光隐现:“我有嗅觉了,我真的闻到气味了!真的!真的!!真的!!!”

面对他近乎疯狂的大吼,百里冰寒的表情却出现着一种异样的呆滞,他先是直直的盯着那年冬天的脸,然后视线缓缓下移,落在了自己手臂被他紧紧抓住的部位……

激动之下,那年冬天抓的太用力,用力到了让他感觉疼痛。

疼痛……

“疼……”他只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享受这种疼,无比的享受着,因为他已经太多年不知道疼是什么感觉。

这一天,对他们来说是奇迹般的一天,老天给了他们太多的残酷,却似乎忽然恢复了些许仁慈,将他们失去的一些东西还给了他们。这些常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拥有着的东西,却是他们一直以来做梦都不敢想的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