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667章 冥王城之夜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667章 冥王城之夜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冥王今天这些乱七八糟的决定让他觉得不可理喻,但此时安静下来,细细回想冥王的每一个决定,他却再也无法对冥王心生鄙视。

他纵然是冥王,却是同时是一个父亲。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害自己女儿的事。这个被他悉心保留了万年的房间,承载的就是他对冷儿万年未变的如山父情。他会做出今天这看上去近乎可笑的决定,却也有着太多的理由。他口中所言想让冷儿早点恢复记忆只是其中一个,更重要的,是他读取了冷儿的记忆,从冷儿的记忆里知道了凌尘,知道了凌尘的身份和经历,知道了他身上的天谴之月,也知道了他来冥界的目的,更知道他无法在这里长久留驻。

另外,拥有天谴之月就意味着必成修罗,这是凄月所告诉他,陨灭的白虎也这么告诉过他。那么身为遭遇过万年前修罗之难的冥王,也应该会知道。那么,他会如此急于和坚定的定下他和冷儿的关系,也必有“修罗”这一层的某种考虑。

好吧,这些其实都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这个晚上该怎么过!

冥王可是吹胡子瞪眼的吼叫过明天一定要看到冷儿恢复部分记忆,起码能喊他一声“父亲”,但是……但是……

冷儿的长相毫无疑问是极其漂亮可爱的。她喜欢各种洋娃娃,而她本身就是一个精致唯美到极点的洋娃娃。但是,虽然她的真实年龄已是惊人的一万多岁,可其外在完全就是一个稚龄女孩,凌尘实在是没有下的去手的信心。

冷儿已经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细嫩的手儿不断的抚过一个又一个的洋娃娃,眼神迷离而茫然,显然,虽然她灵魂缺失,记忆沉睡,但依然对这里存在着模糊的熟悉感,就如她到达血冥天池后,会对着血冥天池发呆一样。过了好久,她飘向了那张大床,落在了绣满如意纹的美丽缎被上……这个缎被,在冥界是一件绝对多数亡灵见都没有见过的奢侈品。

“是不是觉得这里很熟悉?”凌尘坐到床边,看着正伸出小手抚摸着软被的小冷儿说道。

“嗯……”冷儿抬起头,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移动身体,贴到了他右肩膀的位置,用柔软微小的声音说道:“主人,讲故事。”

在好感度提升到40以后,和冷儿独处时,她都会喜欢离他离的很近,几乎把身体贴在了他的身体上,然后一边靠着他,一边倾听他讲故事。

凌尘本来就在纠结着今晚会不会真的和冷儿发生什么,而这里又如此安静,又有着一张床,还有个便宜岳父的“逼迫”,此时冷儿靠近,一缕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让他正往某个方面乱想的心思被重重的带起,呼吸开始出现了少许的紊乱。

他轻轻的侧脸,看着近在咫尺的冷儿。她趴跪在被子上边,前倾的身体轻贴在他的肩膀上,她的这个姿势,让她上身的衣服自然垂下。凌尘这本无心的一侧目,却从冷儿微垂的襟口看见了一片白得晃眼的酥腻,中间还有一道若有似无的诱人浅谷,顿时目瞪口呆。

冷儿迷惑的看着凌尘忽然变得奇怪的表情,又顺着他的目光,不解的看了看自己的胸脯,然后伸手,撒娇般的晃了晃凌尘的手臂,重复着自己每天都会做出的请求:”主人,讲故事。“

凌尘无声的吞了吞口水,一股邪念在心中悄然弥漫,然后就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他看着冷儿娇嫩无暇的脸颊,微喘着说道:“冷儿,今天不讲故事了,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游……戏?”冷儿露出不解的样子。

“嗯,是会让冷儿……很喜欢的游戏。”冷儿明不明白,对凌尘来说已经不重要,面对此时的冷儿,他发现自己之前的心理障碍已经是荡然无存,也或者,他对于冷儿本就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之前的障碍,都是对冥王强行逼迫的一种不爽和不甘而已。

“这个游戏,需要脱掉衣服才可以做……冷儿,可以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吗?”凌尘盯着冷儿纯净如钻的眼睛,神情和声音就如一只正在诱拐小白兔的大灰狼一般。

“脱……衣服?”冷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眨了眨漆黑的眼眸,天真的问:“主人……也要脱衣服吗?”

“嗯,我们都要脱衣服的……冷儿,学我的样子。”凌尘一脸纯洁的笑,嘴角,却是一抹邪恶的弧度。声音落下,他把身上的装备瞬间全部收回……在游戏世界,脱衣服的速度无疑是现实世界的无数倍,一瞬间足以。

看着脱掉了全身衣服的凌尘,冷儿的嘴唇微微张开,傻傻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她缓缓的垂下双手,身上,一团微微的黑色光芒包裹了漆黑的衣裳,带着衣裳缓缓的消失……

顿时,一具白如初雪,毫无瑕疵的胴体丝缕不挂的展露在凌尘眼前。

冥王已用不容质疑的口吻告诉过他,冥王虽是冥界之王,但却不是亡灵,而是听上去很是矛盾的“死亡系生灵”。冷儿肌肤也找不到任何属于亡灵的特征,全然不是亡灵会有的那种惨白或青白,而是如雪般洁白,如玉般盈润,嫩到让人不忍碰触。虽然冥王一再强调冷儿年轻已经是超过万岁,是凌尘的几百倍,但她的外表怎么看都是一个幼小的女孩,身体也格外幼嫩小巧,胸前只隆起那么小小的两团,没有傲然的曲线,但弧度却十分柔美,如两只倒扣的小小玉碗,那暴露在空气中的两点,晶莹中透着淡淡的粉色,如纯净的宝石一般让人惊艳痴迷。

纤细的腰枝曲线简直美到了极处,视线向下,是两条纤长笔直的雪白腿儿,此时似乎是因为紧张而紧紧并起,但依然可以看到她腿间如雪白温玉般的光滑。两只白嫩的小脚并横在柔软的被上,趾如新剥的荔瓣,晶莹剔透。

凌尘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没想到冷儿黑色的连衣裙下,隐藏的竟然是如此一具纯美娇嫩到让人疯狂的身体。虽然欲焰剧炽,但他不敢有太大太直接的动作以免惊吓到冷儿,而是缓缓的前倾身体,让自己的脸和冷儿越来越近。丝毫不知将要发生什么的冷儿茫然的看着凌尘越来越近的面孔,想着他口中所说的“游戏”,迷糊间,她粉嫩嫩的嘴唇就已被凌尘吻住……无意识的献出了人生的第一个香吻。

冷儿的嘴唇触感柔软而又滑腻,微微带一点冰凉,凌尘熟练的挑开那下意识紧张闭合的玉齿,寻到了那不知所措的娇怯丁香小舌轻轻一吮,几丝清淡甜美的香津直入心脾……

异样的感觉把冷儿逗弄的微微娇喘,全身一动不动,香舌任之一阵挑舔吸吮,身体不知不觉间麻软了起来。在下意识的迷惘慌乱下,她终于惊慌的推开了凌尘。

“冷儿……”被冷儿这么一推,凌尘的大脑也清醒了几分,看着眸光清澈中带着迷蒙的冷儿,他不由得一阵心虚。冷儿慌慌的呻吟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慌,也不知身体为什么会忽然变得绵软,她呆呆的看着凌尘,然后忽然向前,主动把自己的粉嫩嘴唇吻在了凌尘的脸上……轻轻的一触,然后又如受惊般逃开,继续呆呆的看着凌尘:“这就是……做游戏吗?”

“嗯……好不好玩?”凌尘伸手轻摸了一下被冷儿的香唇主动触碰的地方。

冷儿想了很久,似乎在体味刚才那奇怪的感觉,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好玩。”

“那我们……继续玩好不好?会……越来越好玩哦。”凌尘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一只魔掌悄悄袭上了她软绵如酥的粉乳,顿时掌中一团绵软至极柔腻,手感更是细滑的如同涂抹了甘洌清甜的泉水。一粒小小的豆蔻抵在他的掌心之上,在粗糙掌心的摩擦中,悄然的翘起。

“这也是……做游戏吗?”来自胸前的异样刺激让冷儿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她迷蒙的发出声音,只觉心跳越来越快,身上也越来越热,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轻微扭动起来。

凌尘轻轻的把冷儿稚嫩的身体贴到自己胸前,用自己的身体去感受着她的雪肌玉骨,双手在她身上肆意的摸索,无论摸到哪里,都是满手的凉滑腻润。嘴唇吻过她雪白的脸颊,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当然是,而且,这只是游戏的开始,”

冷儿只觉耳边,还有全身传来丝丝痒热,柔嫩的娇躯在陌生而奇怪的刺激下时而绷紧,时而软落,心儿更是跟随着凌尘的抚摸乍酥乍悸。

她依然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游戏,只是在单纯的顺从着凌尘。而逐渐的,她的身体先于她的精神沉浸到了这个游戏之中,让她在迷蒙中下意识的想要这个游戏一直继续下去,不要停止,直到最后,她的大脑也已是晕晕的,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已深陷这人生第一次的“游戏”之中,直到一阵忽然而来的剧痛让她从迷蒙中惊醒,一声长唤,雪股猛的抬起,身体猝然僵挺,雪白纤腿伸得笔直,雪趾在痉挛中板紧,雪臂死死的抱紧了凌尘的脖颈。

“痛……”冷儿泪挂满腮,身体如受伤的小猫般缩在凌尘胸前,脸上尽是不解与委屈。

“没关系,一会儿就不痛了,而且以后再玩这个游戏,也都不会再痛了。”凌尘轻声的哄着,手在冷儿的粉背上轻轻抚摸,身体一动不动。

冷儿眼中还是不时有泪珠掉下来,过了一小会儿,发出乖巧到让人心碎的声音:“嗯……”

………………………………

遗忘大陆没有黑暗,冥界同样没有……亦或者说,冥界的所有时间都是黑夜。冥界的“黑夜”,仅仅是一个时间段的称呼。在凌尘进入这冥王城后的第一个黑夜,上半夜,他用轻柔的动作和冷儿玩着游戏,玩了很久很久,一直到了下半夜,他们搂着冷儿已经柔软如棉的玲珑躯体,和冷儿一起睡去。

而这个时间,冥王府之外狂欢了半夜的高等亡灵们也已全部散去。冥王则是精神奕奕,瞪大眼睛坐于冥王府中心大厅,以免哪个不开眼的再这个时候忽然闯进来惊扰到他的女儿和女婿。嘴里还不时的叨念两句:“……那小子不会真下不去手吧……如果这一整夜真的没下手肿么办……嗯,要不要让钱滚滚去遗忘大陆搞点最管用的X药来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