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702章 午夜12点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02章 午夜12点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下了游戏,凌尘直奔凄月的房间而去,却发现她并不在自己房间里,走到院子,赫然发现她正舒舒服服的躺在人工池边的躺椅上,手里正拿着一本时尚杂志,津津有味的赏阅着。

时至初夏,正是晒日光浴的最好时候。凄月的身上只罩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一身的雪肌玉肤白皙耀眼,如凝玉脂。虽然是躺姿,但依旧雪脯高耸,腴腰腻润,描绘着惊心动魄的身体曲线,一双浑圆雪白的修长美腿几乎完全裸露在日光之下,丰腴晶莹的白腻小脚自然垂下,莹润如玉,说不出的妖娆冶艳。

毫无疑问,即使每天都要被凄月用各种方式刻意诱惑与勾引多次,面对凄月的极致媚惑,凌尘依旧无法免疫,短短几瞥便已是看的心头怦怦乱跳,热血上涌,

“妖女……”凌尘在心中又是一声几乎每次面对凄月时都要喊出的两个字,直直的走向了她。被他带入现实世界后,凄月便一直赖着不走,在他家里如一个少奶奶般过着安逸无比的生活,基本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看肥皂剧、看杂志、游泳……等等之类。至于做家务,那是想都别想的。

“凄月,有件事你今天必须告诉我。”走到凄月面前,凌尘皱起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凄月似乎才发现了凌尘的靠近,手中的杂志缓缓放下,一双粉藕似的腴润玉臂缓缓支起,身上轻纱随着她的动作微滑,然后堪堪被太过高耸的胸脯阻住。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诱人之极,全身隐约散发的玫瑰花香让凌尘心神微荡。

“小主人,今天怎么这么早下游戏了呢?是太过想人家了吗?”看到凌尘,凄月一脸的喜悦,笑脸如花,呵出的芳香气息近距离吹拂在他脸上。

熏香的气息让凌尘差点心神失守,暗中轻咬了下舌尖,依旧皱着眉头道:“凄月,你应该没忘记我当初为什么会同意你留在这里吧?”

“哦……当然是因为小主人舍不得人家。”凄月唇角微勾,柳眉斜撩,美眸灵动,说不出的狐媚勾人。

凌尘纯当没听见,自顾自的说道:“当初你说过,只要我让你留在这里超过二十天,你就会告诉我关于水若离开的真相……而现在已经快两个月过去了,你如果再不告诉我水若的事,那么,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带回游戏里去!”

这次,凌尘说的无比坚决,看他的表情,似乎如果凄月下一句话不是他想要的解释的话,就会立即把她拉回游戏里去,半点都不会犹豫。凄月眼波潋滟的一转,整张没有瑕疵,美到极致的脸都荡漾着一种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狐媚。逐渐的,她的嘴角似乎是因为委屈而轻轻扬起,唇心妖娆的胭脂腻红仿佛在引诱凌尘上去吻一口。

以凄月的魅力,能抗拒她此时媚态的男人几乎可以说不存在。但惟独她身前的凌尘却是面不改色,依旧一脸的决然严肃。凄月败下阵来,妩媚的勾着兰指抚弄了一下鬓发,悠然说道:“好嘛……人家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说,还不是怕说了之后,小主人就把人家带回游戏里去,再也不能和小主人睡在同一屋檐下……”

凌尘:“……”

“既然小主人这么坚决的话,我就告诉小主人好了,但是,小主人听了可一定要镇定哦。”凄月挺了挺酥胸。那双柔媚勾人的眸子盯着他。一眨一眨像要滴出水来。

“我相信你不会骗我。”凌尘淡淡的说道。表面平静,但内心却是一片波澜……凄月所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是毒。”凄月开口,这次,她没有再找借口拖延,直接说出。

“毒?”凌尘怔住。

“夺走她生命的,是一种剧毒。但,并不是她之前所感染的伊斯洛卡病毒,而是一种比伊斯洛卡更霸道的毒,霸道的能让伊斯洛卡病毒都失去活性,陷入沉睡之中。”凄月换上了认真的表情,娓娓说道。这段时间,她对地球上的东西有了大量的了解,也清楚着伊斯洛卡病毒的概念。

“毒?怎么会……”凌尘一脸茫然。水若之前感染伊斯洛卡病毒,但伊斯洛卡病毒明明已被从云风那里得到的13223药剂给遏制,水若的身体也是快速好转,直至和常人无异,又怎么会感染上其他的毒。自己和她朝夕相处,寸步不离,她又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身边感染上什么病毒。

“结合你所告诉我的水若妹子的状态,我这段时间特意用你们地球的网络查找了一些东西,最后果然被我找到了一种很奇妙的毒。有趣的是,最初的时候,它并不被认为是一种毒,反而是一种万金难求,能够压制伊斯洛卡病毒的镇毒之物,但在不久前,才被发现是一种比伊斯洛卡病毒还要可怕的剧毒,它之所以能压制伊斯洛卡病毒,完全是因为它让伊斯洛卡病毒都感觉到恐惧,从而自我封闭。在发现这是一种可怕的剧毒后,它已被禁止使用,而它的代号,似乎是叫……13223。”

凌尘的大脑“轰”的一声。

之后凄月说的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13223……他从云风手中得来的13223药剂……那个传闻能压制伊斯洛卡病毒10年的“神药”……

竟然是剧毒……

竟然是夺走水若生命的……罪魁祸首!!

那天晚上,水若的身上没有半点伤痕,更没有丝毫受到攻击的痕迹,事后清醒下来,他心底也一直在疑惑着。原来,她不是因受到龙家攻击而死,而是……而是……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凌尘失魂落魄的低喃着,那个让他听到时欣喜若狂的13223,那个让他和水若走出绝望深渊的13223……竟然是……毒药!?

它就像是一场残忍的恶作剧,给了他和水若泡影般的短暂幸福与喜悦,然后又恶毒的把水若永远的带走……

“小主人可以去网络上搜索一下‘13223’这个代号,它的核心成分已经在前段时间公开,并且被严格禁止使用。否则,如果单纯的只有遏制伊斯洛卡病毒这个功效,被查明核心成分的它早已被大规模生产使用。”

凌尘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水若的主治医生时,她在问及“13223药剂”时那欲言又止的复杂神情。显然,她在那时候就已经知道了13233药剂的真相,却无法对已使用了13223的他们说出。

“我……知道了。”凌尘的声音充满着干涩与苦涩,原来,曾经以为的希望曙光竟然才是真正的刽子手,“那么,如你所说,如果不能把她身上的这种毒清掉,即使是让她苏醒,也会马上再次死亡,对吗?”

“这种毒很霸道,会在人的身体里存在十年的时间,我当初说的话可不是吓唬小主人哦。”凄月很确定的说道。

凌尘悠长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心中烦乱,但他的大脑却是无比的清醒,这个时候,他也必须清醒着,他看着凄月,生硬的说道:“那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清除掉水若身上的毒,你当初既然那么说,就一定有办法的!”

“小主人真聪明,人家当然有办法。”凄月略显得意的笑容满颊,她稍稍调整了自己的侧姿,雪白丰满的胸脯不住轻晃,颤起一片诱人乳浪,弱柳般的小蛮腰拧成另一抹柔媚修长的诱人曲线。

“马上告诉我!”凌尘上前一步,近乎仓皇的说道。

“现在不可以哦。”凄月却是缓缓的摇了摇头,嘴角媚笑依旧:“人家刚才说了很多的话,已经很累了,至少让人家休息一会嘛。不过呢,人家知道小主人心情很急切,所以一定会在今天就告诉小主人的……时间呢……今天午夜12点,小主人找到人家的话,人家就全部告诉小主人,过时不候哦。”

说完,凄月冲着凌尘娇然一笑,重新躺回躺椅上,笑盈盈的闭上了眼睛,继续享受着她的日光浴。虽然已经晒了小半个月,她的肌肤依然白如初雪,莹如温玉。

凌尘没有再追问,因为凄月如果不想说的话,他就是费再多口舌也别想问出一个字来。虽然他心中无比急切,但午夜12点,他还等的起。

他和凄月说话的时候,两人都没发觉一个娇小玲珑的雪白影子悄悄的出现在了二楼的阳台上,默默的听着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凌尘离开时,这抹白影无声的看了凄月一会儿,也悄然消失。

回到了房间,搜索了一下关于13223药剂的最新讯息,一切,都如凄月所言。

他给水若使用13223药剂时,那时全世界一共也就存在着有限的几瓶13223,甚至知道它存在的人都少之又少。被发现它竟然是剧毒后,它的关注度同样极低,所以,直到今天,他才知道13223的真相,而至今为止,云风一定还不知道,鬼牙他们也一定还不知道,否则,必然会第一时间告诉他。

但至少,当初的13223给了他和水若希望,给了他们一段天堂般的安定与幸福,虽然很短暂……

“若若,那个游戏世界里的传说一定是真的,我相信,你也要和我一起相信着……更要相信,我会让你醒过来,这一天,已经很近……”

闭着眼睛,凌尘在心中默默的叨念了很久……类似的话,他每天都要在心中默念十几遍甚至几十遍。睁开眼睛时,他拿起了手边的电话。

“鬼牙,梦心如果明天回云家的话,记得多带一些人,她现在受关注度太高,对她有野心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如果暴露行踪的话,对她的安全会是极大的威胁。最好让阡陌和妖影贴身同去。”

凌尘之所以会这么着重叮嘱鬼牙,一个原因便是苏児之前的预感。

“是!”鬼牙简短回答,随之说道:“已和那年冬天、百里冰寒会合,他们想要加入我们。”

“他们本质上和我们是同一类人,让他们加入吧。”凌尘没有犹豫,直接说道。

“好……那年冬天与百里冰寒已加入,代号分别为冬天与冰寒。另外,妖影与阡陌已全面检查过他们的身体与生理机能,得出的结果……他们的生命力非但没有快速枯竭的迹象,反而极其旺盛,身体机能完善健康,且比正常人强大很多。五感也毫无缺失。”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了那年冬天的叫喊声:“啊啊啊啊!!凌天老大,真的不是我们之前撒谎,我的味觉和嗅觉那天不知道怎么就忽然好了,老大的触觉和语言能力也是忽然好了,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没有骗你啊……至于生命力,更是意外,意外啊啊啊,我这么诚实善良人畜无害英俊潇洒的人怎么可能会说谎啊啊啊…………”

那年冬天虽然在叫屈,但凌尘听得出其中更多的是一种狂喜,本以为自己还只能活个一年两年,结果发现生命力还旺盛的很,再活个一百岁都没问题,岂能不欣喜若狂。而那年冬天和百里冰寒的事,凌尘也一直深感疑惑。他们两人身体里流淌着他的一部分血液,彼此之间会有一种很特殊的感应,他初见两人时,能明显的感觉到两人生命力的枯竭,但此后,却是一天比一天旺盛,两人的五感部分缺失,也是莫名其妙就好了,委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没有理会那年冬天,凌尘微微压低声音道:“虫子那边怎么样了?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出来?”

凌尘口中的“虫子”,便是那一晚祸乱龙家时,被龙家生擒,关入轩辕家族地下秘牢的制裁者。

“他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以他的能力,想逃出那个牢狱,易如反掌,前几天我潜入到了那里,找到了虫子……他说,龙正阳会不时的亲自来看望他,似乎有什么目的,他要等着把龙正阳的目的扒出来。另外,他要留在那里查一件关于主人的事。”

“嗯?”凌尘疑惑。

“……”鬼牙微微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虫子说,主人的生母,似乎还在世间。他想借助在轩辕地牢的机会便利,查一下当年的事,比如主人的生母,以及主人当年为什么会被那样对待之类……其实,虫子叮嘱过我,在得到确切的结论之前,先不要告诉主人。”

凌尘心头轻轻一震,一个人的影子在脑际晃过,他仰起头,叹声道:“我知道了,让虫子顾及好自己的安全,另外,有机会的话告诉他,方便的话,利用那里的条件打听一下龙家‘龙脉’的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