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718章 迟知的真相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18章 迟知的真相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牢笼中的人名为鬼龙,也就是鬼牙他们口中的“虫子”。在那一夜双腿重伤而被龙家所擒后,就一直被关押在这里。但龙正阳亲自下令绝不能让他死。所以他在牢中也是过的格外安稳。而实际上,以他的恢复能力,身上伤势早已完全好转,同时,他的逃逸能力在制裁者中数一数二,只要他愿意,这个轩辕家的牢笼根本困不住他。他一直留在这里,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目的。

听到龙正阳的话,他的呼吸微微一滞,看向龙正阳的目光瞬时变得锋利起来。

虽然只是很微小的情绪波动,但龙正阳毕竟是华夏最高首长,观察力远高于常人。没等鬼龙开口,他便重重喘息一声,微微仰起,惆怅道:“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呵……”鬼龙冷笑了起来:“我回答是与不是重要吗?你既然有了这样的怀疑,想来早已拿当初主人在龙家大院留下的血液样本和你自己的血液样本进行DNA对照了,结果,是不是让你很满意呢?嗯?”

鬼龙知道龙正阳既然亲自到这里来向他求证,那么这之前也必然通过多种其他方式来验证他自己的猜想。他也的确一语切中重点。因为龙正阳之所以怀疑凌尘就是曾经的龙天涯,正是因为由凌尘留在龙家的血液所提取的DNA样本和他自己的DNA进行对照,得出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彻夜未眠的结果。他拿凌尘的DNA和自己的DNA进行对照自然不是没有理由,那便是第一次在这里见鬼龙时他用带着无尽恨意的声音所说出的话,那时,他的内心因鬼龙的话没来由的产生了巨大触动,心中出现了一个似有似无,却怎么都无法抓住的想法。直到有一天,他的思绪无意间将凌尘的年龄,轩辕蝶舞的动向,还有鬼龙说的话结合起来时,一个常理上根本“不可能”的猜想出现在他的脑中,虽然“不可能”,但他还是将凌尘的DNA和自己的进行了对比,结果却是石破天惊。

但尽管如此,他依然不敢断定,因为当年的龙天涯是感染了伊斯洛卡病毒,根本不可能还存活。直到今天上午,龙家安插在苏家的人传来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密报……昨日因苏児感染伊斯洛卡病毒而死气沉沉的苏宏成、苏毅成等人今日却忽然变得容光焕发,唯一的可能,便是伊斯洛卡病毒竟被治愈了!

这个消息,让龙正阳再也无法坐住,火速来到了这里。

“天涯……原来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啊。”龙正阳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动,其中所蕴含的情绪更是复杂到了极点,连他自己,在确认了这个“不可能”的事实之后,也无法明了此刻的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可是……为什么……如果他是天涯,他身上的病毒是怎么治好的……治好了之后为什么不回家……又为什么要那么仇恨自己的家……龙家的确有愧于他,从他出生,我也从来没有哪一天真正陪伴过他……他纵然怨,纵然恨,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那毕竟是他出生和生长的地方……”

龙正阳看着上空,痛心的低言自语。如果凌尘真的是龙天涯,那么他不明白他感染伊斯洛卡病毒后为什么还会活下来,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回到龙家,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龙家恨到这种地步……在游戏里与炎黄联盟处处针锋相对,在现实世界,更是两次不惜性命也要毁掉龙家,杀死了数不清的龙家之人。

龙正阳的自言自语落在鬼龙的耳中,让他一瞬间怒火涌头,拖着沉重的锁链“哗”的站起,指着龙正阳怒骂道:“你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你问他为什么恨你们龙家?我呸!龙正阳,亏你还是华夏国的最高首长,猪狗还知道廉耻,你说的这些话简直不要脸到连猪狗都不如!就凭你说的这几话,我就恨不能把你撕烂了喂狗!!你们龙家当年用令人发指的手段把主人害死……没错,如果换做随便一个另外的人,他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同时,还活生生的逼死了主人最心爱的人,你现在问我主人活过来后为什么不回家?问主人为什么恨你们?我呸!我呸!!龙正阳!你的脸呢!你说出的话自己就不觉得羞耻么!”

“放屁!”鬼龙刻薄到极点的话也让龙正阳一阵恼怒,低吼道:“天涯他是我龙家的人,是我龙正阳的亲生儿子!我们龙家怎么可能害他!他当年所发生的意外是感染了伊斯洛卡病毒,我得到消息过来时,他已经因为承受不了打击而离家出走,我苦苦寻找了他半年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是我龙家之子,龙家怎么可能害他。”

“嘿!”鬼龙笑了,笑的阴森而嘲讽,他斜眼看着龙正阳,眼神开始带上了丝丝的怜悯:“原来如此。呵呵,还真是悲哀啊,看来你这个牛气哄哄的华夏第一首长,龙家目前的最高家主,却一直在被人像头蠢猪一样的愚弄着,都十几年了,连最起码的真相都不知道,可笑,真是可笑!”

“你只知道他当年感染了伊斯洛卡病毒,”鬼龙脸上的笑在一瞬间消失,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扭曲着面孔咆哮道:“那你怎么不想想整个龙家大院其他人屁事没有,为什么他一个大门不出的小孩子却感染了伊斯洛卡病毒!最起码也要有个把病毒传给他的传染源啊!嘿,因为传染源不是人,而是一根很细很细的针啊,是你的宝贝儿子龙天云用针把病毒刺到主人身上去的!!”

龙正阳的眼睛猛的瞪大,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

“然后,那些医生就适时的出现了,然后,主人身上的伊斯洛卡病毒便被查了出去,然后,他就被关了起来,再然后……他就被你的宝贝儿子龙天云派人送到百里之外活埋了!!你说他离家出走?一个感染了伊斯洛卡病毒,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人,他怎么离家出走?找了半年找不到?哈哈哈哈……他被你亲儿子给活埋了,你他吗到哪里去找?到阎王爷那里找吗?啊!?”

龙正阳的身体猛的一晃,身体向后一个踉跄,重重的依在背后一张铁门上,脸色也变得苍白无血。

“你说的……都是……真的?”龙正阳动了动嘴唇,发出的声音无比干涩。

“是不是真的?你为什么不回家好好问问你的宝贝儿子!去好好问一问你龙正阳培养出个多么了不得的畜生!你刚才问我主人为什么要那么恨龙家?我现在要反问你一句……龙家这么对他,他凭什么不恨龙家!凭什么!你们龙家害死了他,害了他当年最牵挂的轩辕蝶舞,在他想要淡忘这段仇恨时,你们又害死了他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的凌水若……龙正阳,你们龙家欠主人的,让龙家上下所有人灭门陪葬都不够!!”

龙正阳的身体阵阵发颤,如果不是双手抓着铁栏,整个人早已软倒在了地上。许久,他没有再说一句话,苍白着面孔,蹒跚着脚步,离开了这个阴暗的地牢。他离开时的脚步无比的沉重缓慢,每一步,都如同在拖动着千军巨石。

当年,龙天涯的惨剧发生时,他刚好在国外……或者说这根本就是龙天云刻意选择的最佳时机。他得到消息,并赶回龙家时,已经是两天之后,那时,龙天涯已然不在,他得到的答案是隔离龙天涯的小屋被撬开,龙天涯去向不明。他寻找了很久,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痕迹……半年之后,他放弃了寻找,因为感染伊斯洛卡病毒的人根本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再找下去,也是徒然。即使找到,也只能是尸体。

虽然,这件事有着很多的疑点,但事已至此,龙天涯必死的结局根本也不可能改变,所以,他也无心再去深究什么,直至将他的存在都逐渐淡忘。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真相。

同时,另一个可怕的念头也随着这个真相在他的脑中出现……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龙天云是从哪里得到的伊斯洛卡病毒!难道,他竟一直在让人秘密的培养这种全世界都恐惧的病毒?

心事重重的回到自己的地方,龙正阳第一时间召来慕容雄天:“雄天,让暗鹰火速去给我查几件事。”

听完了龙正阳交代要查的事,慕容雄天悚然动容,惊声道:“首长,这……”

“不要多问,马上去查!”龙正阳面沉如水:“八个小时内,必须给我答案!这件事,关系到我龙家的未来。”

慕容雄天不敢再多说,马上应了一声,迅速离开。

龙正阳起身站到窗前,紧锁眉头看着窗外,这一站,足足站了两个多小时,思绪,也一次次的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这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龙脉如受惊般狂乱躁动,这是几百年都没出现过的异像!我看了他的命格,发现他竟是大凶之命,而且凶到闻所未闻!不仅是我,我们三人都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凶命!也难怪龙脉会惊恐不安。他虽然是龙家的血脉,但如此大凶之命,将来必然是可怕的祸患,最先祸及的,说不定就是龙家,所以,不能让他留在世上!”

“什么?不行!他是我龙正阳的亲生儿子,身体里流淌着龙家的血脉,我们龙家怎么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人神共愤的事!龙脉的躁动应该是其他的原因,他只是碰巧在这个时候出生而已。命格之说本就虚无缥缈,至少我从小就不信,我们龙家怎么能因为所谓的‘大凶之命’而下手杀自己的骨肉亲人!”

“哼,这件事,你不信也得信!你难道没看到他一出生,就差点要了他母亲的命吗!她现在虽然保住了生机,但会落下一辈子的病患。而且,这孩子虽然出生,但还有一部分凶煞气息残留在他母亲体内,如果你想让她活的话,将让这母子俩在十年之内不要相见,而且离的越远越好。因为若离太近,她体内的凶煞气息就会因感受到这孩子的气息而躁动甚至成长,这会随时要了她的命。离的远了,十年的时间,足以让她体内残留的凶煞气息全部消失……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们的职责是守护龙家与龙脉,她的死活,和我们并无关系!”

“……无论如何,我绝不可能做出生弑自己骨肉的事!”

“……那么,就让他‘沉寂’下去。不要教他武力,不要给他权力,甚至不要给予他身份、知识和亲情……最好,让他变得孱弱、孤僻、弱小,让他体内的凶煞永远都不会释放出来。这是我们最后的让步,如果你连这样都做不到,那么,就算你是龙家下一代的继承人,我们也会亲自出手解决他!这是我们的使命!”

“……”

……………………

“清寒,你恨了我十几年,也该恨够了吧。我们的天涯,他没有死……没有死啊。他已经长的那么大了,还那么的了不起,比我这个当父亲要强千倍万倍。”

“虽然有无法说出的苦衷,但终究,我欠你,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龙正阳闭上眼睛,用颤抖的声音一遍遍的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