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721章 她叫古清寒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21章 她叫古清寒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本以为喊出“天涯”的名字,凌尘至少会有所触动,但龙正阳从凌尘身上感受到的只有冰冷,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他顿时心凉一片……是啊,他被龙家残害到那种地步,对龙家有的只会是刻骨之恨,又哪还会有什么感情。龙正阳匆匆向前,急声道:“好,凌天,凌天,能听我说几句话吗?”

凌尘停住脚步,却没有转身,淡淡说道:“我不喜欢在无所谓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给你三十秒。”

无所谓的人……龙正阳一声惨笑,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如此对待,又能怨谁?都是报应,都是咎由自取。这种情境,他准备的那些话已经根本无法说出,只能惨然的说道:“你对龙天云恨之入骨,这次想必也已经查到伊斯洛卡病毒的事也是他干的,对他一定更加怨恨。我知道你不可能原谅他。但在血缘关系上,他毕竟……毕竟……所以,你怎么惩罚他都好,但请一定要留他一条性命!”

“就这些?”听完龙正阳的话,凌尘依旧是一脸漠然,压根和没听到无半点区别。

“噗通”,凌尘的身后响起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他下意识的一转头,赫然看到龙正阳竟双膝跪在了那里,昏暗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恳求。

“你!”凌尘心中猛的一跳,身体下意识的向旁边跃开,躲避龙正阳跪向的方位。龙正阳,他可是当代龙家的家主,华夏国的最高首长,掌握着全华夏最强实力,最高权力的人,这样的一个人,跪他的人会不计其数,但除了他父母,谁人有资格让他跪拜,他的高度和尊严,也不容许让他向父母之外的任何人下跪。

而现在,他却跪下了,为了他的儿子龙天云,也为了替自己和儿子向他深深忏悔与赎罪。这一跪,凌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同时,也让他心中产生些许惶恐,因为虽然他早已漠视,但在血缘关系上,他毕竟是他的生父,让父亲跪在自己面前……就人伦而言,这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龙正阳一脸痛色的说道:“我也没想到,我这辈子除了父母之外,第一个跪的人居然是儿……居然是你,但这一跪,却是千该万该。子不教父之过,龙天云犯下的所有错,我这个当父亲的难辞其咎,这一跪,是我代他而跪,虽然跪上千百次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请求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放过他的性命。他虽然十恶不赦,但他是龙家继承人的身份人尽皆知,如果他死了,造成了社会影响将难以估量,华夏政坛也将受到巨大的冲击,龙家的名望更是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答应我三件事,我保证不杀龙天云!甚至连他的麻烦都不会去找!”凌尘的呼吸有些紊乱,竭力沉着气说道。

龙正阳抬起,脸上露出一抹激动和欣然:“好!只要能弥补你,无论你有什么愿望,我都会竭尽全力为你做到。”

“第一件事,马上从地上站起来,我不需要你跪!”凌尘转过头,迅速的说道。龙正阳每在地上多跪一秒,他心底就难受上一分。

龙正阳一怔,然后缓缓从地上站起,默默的看着凌尘的背影。

听到身后龙正阳站起的声音,他心里总算小舒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第二件事,我要你以最高首长的身份,向全华夏玩家承认凌天城为华夏玩家的中心之城!”

以往,华夏官方所认同的玩家中心势力是炎黄联盟。需要做出一些代表全部华夏玩家的举动、言论时,都是由炎黄联盟来决定。因国际纠纷而发动国战时,也都是由炎黄联盟组织。而凌尘这个要求,便是将炎黄联盟最耀眼,最骄傲的光环抢夺过来。

“好,没有问题!”龙正阳回答的没有半点犹豫。而实际上,随着凌天城越来越强大,各方面都已远远压过炎黄联盟,炎黄联盟的“中心”光环,早就已经暗淡失色。即使官方不予承认,华夏玩家心中的“中心”也早已默认为凌天城,而不再是炎黄联盟。

“第三件事,”凌尘顿了一顿,微微仰起了头,眸中闪过一抹诡光:“一个小时之内,让龙天云来凌天城见我……哦,还是算了,我改变主意了,十五分钟内,让他在炎黄联盟的总部等着我,我有些话,要和他当面说。说完之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差不多该一笔勾销了。之后别说我不会杀他,就算你求着我杀他,我都不会下手。”

龙正阳愣在了那里,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不敢相信的说道:“只有……这些?”

本以为,以他对龙天云的怨恨,他说的“三件事”必然每一件都比登天还难,却没想到,这三件事竟然是一件比一件简单,简单的让他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你如果不满意,我也可以找机会杀了他一了百了!”凌尘冷哼一声。

“不,只是这个结果比我想要的好太多了。”龙正阳缓缓的摇了摇头,心中的一块千钧巨石也悄然放下。他相信,凌尘既然说出这些话,就一定不会言而无信。他提出的三件事中,前两件自不必说,简直和没提出没有什么区别,第三件事也仅仅是游戏世界的会面,完全不用担心他对龙天云造成什么伤害。他想到,一定是自己的屈膝下跪产生了作用……在来这里之前,他就明白以凌尘对龙家,尤其是对龙天云的仇恨,寻常的求情甚至乞求根本不可能有用,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最激烈,最具冲击力的方式去动摇他的心神,于是,为了保住龙天云的性命,他选择以华夏最高首长,以父亲的身份向他屈膝下跪。

而结果,看上去比他预想的要好千百倍。

“我知道你不可能原谅他,他也没资格得到你的原谅。但我代他,还有我自己感谢你放过他一条命,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会做出伤害你,和你身边朋友的事。”

凌尘依旧没有转身,“记住,只有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若我在炎黄联盟总部没有见到龙天云,那么,今天的话我就当没说过。如果没有其他的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龙大首长身居高位,日理万机,应该也没多少时间浪费在我这个全国通缉犯身上吧。”

龙正阳的神情变得苦涩,他无力的喘息一声:“好吧,我也的确该走了。但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在你小的时候,我让你知道的是你的母亲在你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但,那只是一个谎言,你的生母现在还在这个世界上。”

凌尘:“……”

“龙家对不起你,我更是千错万错,但你的母亲她没有错……在你出生之前,所有的医生都说如果把你生下来,她的命很有可能不保,她的身份尊贵,她的命比谁的命都重要,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她冒着生命危险把你生下来。但,性情温和的她在这件事上却是无比强硬,无论如何也要把你生下来。后来,你出生了,在你出生的那一天,她经历了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我龙家有着一种世人所不知的秘法,她在你出生的那一天就已经死了。虽然,她保住了命,但之后的三年时间里,她连下床走路都不能,身体里也留下了一生都无法消除的隐疾,直到现在,每到黄昏和阴雨的时候,她的下肢就会酸痛难忍。这种折磨,已经持续二十多年了。”

凌尘的胸口重重的起伏了一下。

“在你出生之后从未见过她,并不是她把你抛弃,而是因为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原因,她不得不和你分开,而且分开的越远越好,否则,她随时都可能丧命。”

“什么原因?”凌尘在这个时候忽然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龙正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无奈道:“这个原因,说出来你一定会觉得可笑。因为,在你出生的时候,一位有着特殊能力的前辈说你的命格是大凶之命,而且凶煞到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你母亲的体内也残存着你留下的凶煞气息,如果和你太近,就会受你气机的影响而活跃和生长,从而会要了她的性命,所以必须和你离的越远越好,直到十年后她体内的凶煞气息完全消散。”说到这里,龙正阳苦笑一声:“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一定会让你觉得可笑与愚蠢,堂堂龙家之主,竟然听信这种所谓的命格和气机之说。但是,说出这些话的人有着非凡的资历与权威,他曾经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一次是虚言,为了她的性命,我不敢有任何的冒险。”

凌尘久久无言,眸光却是不受控制的颤动起来。

当初,在神月世界的熔岩炼狱前,他遇到了天机门主天清道人。在笑风尘的怂恿下,天清道人给了算了一命,而后的结果,是天清道人忽然脸色大变,满头冒汗,面色苍白,之后,却是说出了已到极限,已经无法算命的话。他当时虽然没有追问,但以他的心智,又怎会看不出天清道人的反应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但却不愿对他说出。

后来,苏児继承天机门主后归来,他一次以玩笑的口气让苏児给他算下命格。苏児当然不会拒绝,而后,苏児的反应和天清道人当初如出一辙。而后,在他的坚持追问下,不善拒绝和说谎的苏児说出了“大凶之命”四个字。

当时,他只是一笑而过。苏児也勉强笑着说命格之说虚无缥缈,并不需要当真。

现在,又是“大凶之命”四个字从龙正阳口中说出。而且,似乎是在他出生之时,由某个奇异的人物所测算出的命格。

“你母亲她之后虽与你远离,但日夜牵挂,过度挂心下,本该三四年就养好的身体,足足用了八九年的时间才算是康复。我和她,都在苦盼着十年赶紧到来,让你们母子团聚,但没想到,你即将满十岁的时候却…………她得到消息后,大病不起,从此对我,还有龙家恨之入骨,就连性情也大变,听说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她笑过。她拼尽全力重振家族,并以强势手段结起南方联盟,我明白,她为的,就是对付龙家。我有愧于她,无颜阻止,否则,我又怎么会让一个足以对龙家造成威胁的联盟存在和发展下去。而她之所以对我,对龙家如此之恨,都是因为母亲对自己孩子那种天生的血脉之爱。我无颜说当年我冷淡对你也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毕竟你后面的厄难根源都在于我,但你的母亲,她没有错啊。她如果知道你还在这个世上,不知会有多么的高兴。”

“她叫……古清寒。”

凌尘的呼吸出现了长时间的停滞,他仰起头,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清冷的说道:“让龙天云马上在炎黄联盟的总部等着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说完,凌尘再不停留,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