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724章 龙家之恨,绝不会忘!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24章 龙家之恨,绝不会忘!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几天之后,一个惊人的消息震动了整个华夏玩家界:炎黄联盟在盟主龙天云的带领下,全盟加入了凌天城,并公开不分割凌天城的任何掌控权,只是单纯的成为凌天城的附属。

这个消息,让包括凌天城在内的所有华夏玩家都大吃一惊,几乎无法相信和接受。炎黄联盟虽然综合实力已远远不及凌天城,但它毕竟是屹立华夏玩家界十几年的中心势力,而且,它的背后是掌控着华夏国最高政权的龙家,其盟主更是出了名的心高气傲,目空一切,这样的炎黄联盟,怎么可能会甘愿成为另一个势力的附属。

但没过多久,另一个重磅炸弹接踵而至……华夏国最高首长龙正阳亲自在媒体宣布,指定凌天城为华夏玩家界新的中心势力,在对外和国际事件上,言行可代表所有的华夏玩家。

华夏区彻底震荡,就连接到消息的国外玩家也纷纷震惊不已。各种质疑怀疑的声音没维持多久,龙天云便已亲自带领炎黄联盟全体,浩浩荡荡的来到凌天城前,循规蹈矩的进行着附属入驻仪式。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整个过程中,龙天云表现的恭恭敬敬,甚至有些唯唯诺诺,全然不见平时的霸气与傲气,对于凌天城方宣布的各种条件、律法、禁令,全部是老老实实点头,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这其中,唯一心知肚明的自然是凌尘。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炎黄联盟怎么会加入我们?主人你也不可能会愿意与他们合作,到底发生什么了?”

这次,制裁者们也都是沉不住气,纷纷找凌尘询问。

“合作?当然不是合作。只不过是一条新收的忠狗乖乖上缴他的全部家底而已。”凌尘笑眯眯的说道。

他说出的话让这些心智个个异于常人的制裁者们都一阵瞠目结舌,鬼牙点了点自己的耳朵,靠近了一些,一脸不确定的问道:“忠狗?”

“对!”凌尘淡笑着点头:“我已经告诉过他,你们,还有凌天城各大城主、各职业总统领都是他的主人,这条忠狗你们可以随便使唤他,消遣他,教训他,辱骂他,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我保证他不会乱吠一声,更不会反抗。另外,鹰崖和鬼刀的死,你们一定不可能忘,有多少仇恨,就使劲的朝他身上发泄,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想发泄多久,就发泄多久!”

制裁者们全部惊呆,过了好一会儿,鬼牙才试探着问道:“难道是……精神俘虏?主人的精神力当然是天下无敌,但主人好像并没有精神这方面的异能啊。而且就算是精神异能,好像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吧?”

“嘿,”凌尘没有直接回答,忽然诡异的笑了一笑:“龙天云过来了,如果你们想发泄的话,马上就可以啊。”

话音刚落,龙天云就一路小跑的跑了进来,一看到凌尘,几乎是跌跌撞撞的扑了上来,然后“噗通”跪在凌尘面前就是一个响头,满脸恭敬和讨好的说道:“拜见主人,炎黄联盟附属凌天城的事已经办好了,请主人验收。”

虽然刚才凌尘已经打了预防针,但看着此时像条狗一样跪在那里,整个上身都快贴到地上的龙天云,他们依旧眼睛瞪大,下巴都快掉到地上。这个人,他可是威风八面的炎黄联盟盟主,名震华夏,目空一切的龙家少主啊!

“干的不错嘛,”凌尘眯着眼,脸上还露出一丝丝的赞赏,他侧过脸,对目瞪口呆的鬼牙他们说道:“我想,前几天龙正阳找过我的事你们已经知道了。不过你们放心,和龙家有那么一点血脉联系的龙天涯在十几年前已经死了,被他们活生生害死。现在的我只姓凌,永远都是你们的‘亚当’,而不是什么龙天涯!我还不至于愚昧仁慈到忘却龙家给我的所有痛苦和仇恨!所有他们欠我的,我都会一分不少的讨回来,无论他们当年是有什么理由,还是狗屁的什么苦衷!鹰崖和鬼刀的死,我更是一辈子都不会忘。”

凌尘伸出手指,指向跪在地上的龙天云:“现在,你们尽情的从这个龙家少主的身上讨回一些我们该得的利息吧。有多大的愤怒,多么残忍的手段,全部尽情的释放在他身上……嘿,他的命还很长,就算自己想死都不能,你们有无数的时间,无数的手段可以折磨他,千万不要留情!”

凌尘的话,让所有制裁者的目光集中到了龙天云的身上,他们的眼睛,也都逐渐的红了起来。

“我绝不会让主人比我先死!!我呸!我死,主人也绝不会死!老鬼,你特么也别死!!”

“放屁,老子还没娶媳妇,还舍不得死,你还不快滚!!”

鬼牙的耳边,又回荡起那一夜鬼刀背着凌尘离去时的大吼声,只是那时,他没有想到那竟是鬼刀最后的声音。同一个晚上,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鹰崖拖着被击断的双腿,死死抱住了烈虎军的队长,引燃身上的炸药,发出声嘶力竭的咆哮:“快走!再不走,下辈子别想我再喊你们大哥!”然后,一阵火光,他的身体带着所有欲追及他们的烈虎军一起粉碎……

凌尘的话,让那一夜的一幕幕在脑中呈现,制裁者们的眼圈红了起来,然后化作无尽的怨恨和怒火。他们顿时一个个如疯了般冲向龙天云,倾尽怒意和恨意的拳脚如暴风骤雨般落在他的身上、脸上……

“你这个王八蛋!够杂种,还我兄弟的命来!!”

“你这个畜生!混蛋!我要你生不如死!!”

“这一拳是鬼刀的……这一拳是鹰崖的……你的贱命连他们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不过我每天都折磨你几顿,他们在天上应该也会看的开心吧,哈哈……”

“害死我的兄弟,我要你这辈子每天都痛不欲生,求死不能!!”

………………

他们下手一个比一个狠,拳脚攻击不同于武器攻击,是没有任何痛感削弱的。造成的肢体伤害也很小,且他们之中唯一的一个祭祀还会适时的为龙天云恢复生命,以免他被打死,让他纵然想以死亡来摆脱被拳打脚踢的痛苦都是一种不能如愿的奢望。起初,龙天云的惨叫声撕心裂肺,随后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有气无力的嘶哑呻吟。

看着一个个状态癫狂的制裁者们着,凌尘的双手也是悄然的握紧。距离那一夜已经过去很久,他却始终没有采取相应的报复行动,因为他潜意识里一直害怕着再有这些誓死追随他的制裁者受伤或者出事,毕竟龙家的力量终究还不是他们所能抗衡。他也知道,那晚诸多人的重伤,尤其鬼刀也鹰崖的死让他们内心压抑了太多太大的仇恨,今天总算可以让他们稍稍发泄,稍有安慰。

龙正阳,你真的以为喊我一句“天涯”,道一句“无法说出的苦衷”,然后来个屈膝下跪就能让我对你们有那么一点点原谅和触动吗……凌尘冰冷的笑着……少时的冷漠与冷眼、恶毒的残害、天堂与地狱那些年铭心刻魂的折磨和从未忘却的刻骨仇恨、蝶舞十几年的痛苦、水若的沉睡、鹰崖和鬼刀的死、梦心和苏児的险死还生……岂是你几句话,一个下跪就能偿还的!!

我不管你们当初有什么狗屁的苦衷,我悲惨命运的一切根源都在于你们龙家!你们欠我的债,我没有一秒会忘却……我会一分不少的全部讨回来!

这次,是龙天云。马上,就会轮到你们整个龙家!我会让你们龙家从最高的巅峰,狠狠的跌落下来……直到一无所有!

凌尘的头缓缓的抬起,看向蔚蓝的上空。脑中荡动起“龙家”二字时。眼神中、心中没有哪怕一丝的怜悯与不忍。

龙正阳被满腔仇恨的制裁者暴打了整整两个小时,发泄的差不多的制裁者们各个神清气爽,然后歪眼咧嘴的去执行自己的任务了。被狂虐两个小时的龙天云身体呈现着一个极其扭曲的姿态趴在地上,全身不时的抽搐一下,却是已经站不起来,整张脸更是肿的连他亲爹都不可能认出来。而这还好是在游戏里,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这么长时间的拳打脚踢,再加上制裁者们的狠劲,他必定早已被打成一摊稀烂的肉酱。

讨回点债的感觉自然是极好的。凌尘嘿嘿一笑,冲着龙天云的方向轻轻打了个响指,暂时解除了亡魂杀魄咒的精神控制,慢悠悠的说道:“龙天云,感觉如何呢?”

龙天云的身体一抖,自己的意识终于恢复了对身体和五感的控制。他忍着全身的疼痛,抬起已经红肿到几乎无法睁开的眼睛看向凌尘,但此时眼睛里却没有了半点的恶毒和狂傲,唯有深深的绝望和哀求:“饶了我……凌天……我求求你饶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

“唷!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龙家少主啊,居然也会这么可怜巴巴的求人?”凌尘讥讽的笑了起来,不过对于龙天云现在的样子,他还是看的很赏心悦目的,但却唯独生不出丝毫的怜悯和心软。

龙天云眼神中出现了丝丝的怨毒,但也仅仅只出现了一瞬,便已全部化作更深的恐惧和哀求,这几天所经历的一切,比世界上最可怕的噩梦还要可怕千万倍,他就如生活在漆黑的梦魇之中,让他无数次恨不得马上能死去,但他意识清醒,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任何行动,寻死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妄想。

“凌天……我求求你……放过我……我是你的亲哥哥啊……凌天……放了我……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龙天云绝望的乞求,呻吟着。换来的,依然只有凌尘冰冷的嘲笑:“哎呀,真是可怜啊,堂堂的龙家少主,竟然落到这种地步,可是,为什么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可怜呢?”

“啪!”

凌尘又是轻轻的一个响指,求龙天云的精神重新囚禁到亡魂杀魄咒中,他已经不屑再去多看龙天云一眼,因为那会污染了他的眼睛。转过身体,凌尘散漫的说道:“不要趴在地上当死狗了,乖乖的去给我办事。这样的‘赏赐’,以后还多的是!”

“是……是,主人。”龙天云的脸上露出哈巴狗般的讨好姿态,忍着疼挣扎起身,然后四肢并用的向炎黄联盟的新总部方向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