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794章 就这么死了?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94章 就这么死了?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随着凌尘忽然的一声大喝,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天谴之月上迸发,在凌尘的手间凝成天谴月神枪。

在天谴之月枪出现的那一刹那,封锁住凌尘和菲,被疯子称作神月世界最极限,绝不可能被挣脱的空间封锁一下子完全消失,让凌尘和菲完全恢复了自由……菲隐在凌尘后方的右手上,红、黄、蓝三枚拉克西丝之戒第一时同时亮起光芒。

“菲!!”

在凌尘的大喊声中,拉克西丝的光芒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闪耀的极致,所有的力量毫无保留的笼罩向完全措手不及的疯子博士。

“终极次元领域!!”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得无比之缓慢,在天谴月神枪出现的那一刹那,疯子博士的狂笑一下子变得无比之僵硬,随之,是他骤然扭曲的面孔和快速放大的瞳孔,他的身体稍稍后倾,似乎想要做出什么行动,但后倾的动作尚未做完,他整个人便完完全全的静止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就如刚才被空间锁死的凌尘和菲。

从凌尘和菲脱离空间封锁,到疯子博士反被封锁在空间之中,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疯子没有任何战斗能力,也自然不会有什么战斗意识,这样的速度,他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反应什么,被定格住的他眼睛一下子瞪大,死死的盯着凌尘和菲,而这时,他终于看到了凌尘和菲展露出的天谴之月拉克西丝,眼眸中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喉咙中发出晦涩嘶哑的光芒:“拉克西丝……还有天谴之月……不可能!这不可能!!”

“疯子!”凌尘咬着牙,口间还重重喘着粗气:“我承认你很厉害,厉害到让我害怕!你也一直很骄傲和自信,也的确有足够的骄傲标本……但你今天也是栽在了自信和自傲上!你刚才之所以会和我们说这么多,是因为你在这个神月世界有着绝对的规则操纵权,以为我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你甚至还告知了我们唯有的两个破绽……那就是拉克西丝与天谴之月;而同时,你也太自信连你都控制不了的天谴之月与拉克西丝不可能被其他人控制……更不可能被我们这些你从来都看不起的地球玩家得到。但是,让你失望了!你控制这个神月世界一切规则的两个破绽……一个就在我身上,另一个就在菲的身上!”

“不可能!不可能!!”密集的血丝布满了疯子博士的眼球,凌尘和菲都是第一次在疯子身上看到这种惊骇的眼神,他们曾经甚至从未想到这样的眼神会有一天出现在这个可怕的疯子身上:“天谴之月是神才能驾驭的至邪之物,世间生灵靠近只能被傀儡和毁灭!怎么可能会在你的身上……拉克西丝的力量明明已经被我抽空,这几年的时间根本连千分之一都不可能恢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凌尘一声冷笑,横起了天谴月神枪:“天谴之月现在完全受我所控,而且已经趋于完整;拉克西丝的力量本来的确已经严重亏空,但依附于菲后快速恢复,现在力量已经恢复了超过十分之一,足以压制当初被动施加给你的空间和规则之力!!”

疯子刚才施加给他们的空间封锁的确是神月世界最极限的空间封锁,能解开的,也唯有拉克西丝的空间力量和天谴之月力量的强横摧毁,疯子博士就算再聪明谨慎上一百倍也不可能想到这两件只有上古真神才能驾驭的神遗之物居然就在凌尘和菲的身上,而且可以自由使用它们的力量。只一瞬间,空间封锁被打开,拉克西丝的空间之力瞬间爆发,反将疯子封锁,同时爆发的,还有所有的规则之力……直接剥夺了疯子对这个神月世界规则掌控权——因为疯子的这个权力本来就是来自拉克西丝。

“亚当,不要和他废话!马上杀了他!”菲在这时大声提醒道:“拉克西丝的规则之力因为过于亏空,恢复很慢,就算全部释放,也只能压制他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现在他不但不能影响这个世界的任何规则,还被施加的强锁精神的规则……只要在这里杀了他,他的精神就会直接溃散,地球上的疯子,就会变成没有意识的活死人!快点动手!他有多可怕我们最清楚,多拖一秒,就会多一分出现意外的可能,如果这次被他逃脱了,后果根本无法想象!!”

菲的话让凌尘身体一凛,双武器齐出,猛然冲向被锁死的疯子:“你刚才说在这个世界遇到我们是绝妙的机会……现在,同样的话返还给你!这才是上天送给我们解决你的绝佳机会!你想让几十亿的地球人变成没有灵魂的活死人……这就是你的报应!!”

疯子的眼球再次大幅度外凸,看着凌尘凶狠快意的眼神和那两把即将斩到他身上的武器,感受着身上被施加的并不陌生的规则之力,他今生第一次真正嗅到了死亡逼近的气息,他声嘶力竭的吼叫道:“住手!!你身上有天谴之月……你原来就是王希望被制造出来的修罗!……啊!月……还不救我……月!!!”

“小主人,先住手!!”

凌尘的脑海中,忽然传来凄月急促的声音,他的动作也因凄月的声音而出现了短时间的停滞。凄月快速的说道:“先别杀他!他为什么要做这一切的目的还没有说清楚,‘祭品’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说清,还有他背后的‘王’,让他吐出所有的秘密再杀掉他,否则的话……”

“不行!”凌尘却是断然拒绝:“菲说的没错,他每多活一秒,就多一分逃脱的可能。他无法预料到我和菲分别拥有天谴之月和拉克西丝……他身上也说不定有着什么可以逆转的东西!如果被他逃脱,后果可怕的我和菲,还有整个地球都承担不起。”

“可是……”

“断月!修罗瞬狱杀!”

“月……月!!!!”

“啊!!!!”

轰!!!!

凄月的影子在凌尘身前显现,似是要出手阻拦凌尘的动作,但凌尘的修罗之力太过霸道,凄月设下的阻隔被天谴月神枪和修罗王剑轻松无比的一穿而过,两把武器重重的轰击在疯子博士瘦小的身体上,发出一声震天般的巨响。

当疯子控制规则的权力被拉克西丝暂时剥夺,疯子博士就根本没有了一丝的威胁性,他的生命力之类的属性,大致也就和一个0级的普通人类玩家差不多……说不定还要低上一些,这样的能力,凌尘压根不需要用武器,直接一脚踹上去都能秒杀上几百次。

但凌尘却是双武器齐齐轰出,使用的,更是极限状态下两个强力绝招……这彰显着凌尘必杀疯子博士的决心,亦彰显着他内心深处对他的深深忌惮。

疯子的惨叫声只持续了极短的一瞬间,整个人便在狂暴至极的修罗之力下直接化成灰烬,无论衣服、躯体,还有他的白框眼睛,都被湮灭的彻彻底底,没有一丝一毫的残留。

疯子博士进入神月世界使用的同样是游戏设备,只不过是高级一些的。他的身份也可以认定为玩家,死亡后精神会被送到附近的复活点,然后在新的身体上“复生”。但这个规则并非绝对,比如当初月神白雪就曾让凌尘无法回城复活,甚至无法下线,更比如……有着规则之力的拉克西丝!

三月神无法改变玩家不能被真正杀死的规则,但拉克西丝可以。因为这些规则本就是疯子通过拉克西丝的规则之力所制定,它同样可以以相同的规则之力进行添加或更改或取消。疯子不仅是身体被锁死在次元领域中,就连精神也被彻底的封锁,无法通过“规则”进行“回城”或“下线”,也不再如规则制定的那般不能被毁灭,而是紧随疯子的身体之后,在修罗之力下被焚灭成虚无。

看着修罗之力爆发的地方,凄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消失在了那里。

当漫天的沙尘落下时,凌尘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足有数十米深的大坑。周围陷入了安静之中,除了他和菲,再也没有了其他人的存在。那个可怕的声音、可怕的装束、可怕的面孔,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修罗王剑和天谴月神枪被凌尘收回,他有些发怔的看了疯子博士消失的地方好一会儿,带着深深的不确定道:“疯子……真的就这么死了?变成活死人了?”

“应该……是吧。”菲的声音里,同样带着很深的不确定。

“看他最后害怕的样子,应该是死了吧……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屑于装出那种表情来,也不会允许自己露出那种表情,除非是在面临自己真的会死的恐惧的时候……所以,这个疯子应该是完了。”凌尘用尽可能肯定的语气说道。

凌尘和菲的这种反应再正常不过。因为疯子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心中最大的阴影,也是他们唯一真正恐惧的人,在他们心中等同于魔鬼一般的存在。他们想要将他毁灭,但从来没能做到。潜意识里,要灭掉这个可怕的疯子,要比杀掉HELL还要难上千百倍,甚至会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但今天,这个疯子却在他们毫无准备的状态下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然后……

就这么一招给灭了?如菲说的一样将其精神毁灭,让现实世界的疯子也变成了没有意识的活死人?

一直以来最忌惮恐惧,要战胜比登天还难的敌人就这么一招给灭了,他们潜意识一时之间根本有些无法接受这是真的。

两个人沉默了下去,看着空洞洞的前方,没有马上离开。

“叮……”

凌尘的通话器在这时响了起来,凌尘一接起,里面顿时传来萧琦充满着兴奋的声音:“凌天哥哥!大好大好大好的消息!所有的恶魔都在刚才一下子全部消失掉了……不仅仅是我们凌天城前的恶魔,梦心和霄雪她们得到消息,遗忘之城、青龙城、朱雀城……所有所有地方的恶魔都消失掉了,就像忽然间全部被蒸发掉一样,一个都没有剩下!”

“……好,我知道了。我和菲很快就回去。”

结束通话,凌尘抬头看向菲,菲也正看着他,许久,菲的脸上忽然绽放开一抹无比娇艳的笑:“看起来,这个疯子的确被我们被干掉了!这些恶魔都是被疯子用特殊的方法‘培养’出来的,看起来应该和是疯子的精神灵魂有着某种联系,疯子的灵魂被毁灭,它们也会跟着消失。证据显而易见:这些恶魔消失的时间,和刚才你灭掉这个疯子的时间完全吻合。”

“应该是这样吧。”凌尘点头,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轻松的淡笑,心中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疯子死了,这等于除掉了他和菲心中最大的梦魇,也让他和菲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忌惮和害怕的人。

“只是,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且不说这些病毒数量的恐怖,包含其中的可是几十种在万年前就绝迹的恶魔,还有魔兽甚至魔帝!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进行‘复制’的?这种程度,应该已脱离‘规则’这个范畴了吧?”凌尘拧眉说道。

菲一撇嘴角:“谁知道呢。估计除了那个疯子自己,也没有人知道。他毫无疑问是个天才,天才到变态,既然是属于变态的东西,我们也没必要去知道,否则我们岂不是也成变态和疯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