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799章 生日(下)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99章 生日(下)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嗯!许愿完毕……当着我们这么多美女的面许愿,你的愿望就算不想实现都是不可能的。”李霄雪笑容满面的说道:“那么,现在请我们今天的寿星坐好,马上就要到我们最最有爱的环节了。”

“嘻嘻,哥哥来这边坐下。”天天把绰影绰兮准备好的椅子搬过来,拉着凌尘坐下。她和莎蒂斯伊咔依然一左一右站在凌尘的两边,就像两个陪护小天使一样。

“为了庆祝我们的大寿星凌尘又成长了一岁,我们每个人呢都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嗯哼,听到了很开心,很期待对不对?”

凌尘张了张嘴唇,却一时之间想不出该说什么,毕竟,他曾经的生日只有蝶舞和水若陪着他,这种暖心的场面,他完全是第一次,只能有些木讷的快速点头。

“哇哦!哥哥会一下子收很多礼物呢,一定开心死了。”天天星眸里闪动着点点的开心和小羡慕。

“那是当然,别看他现在一幕很淡定的样子,心里肯定早就笑开花了。”李霄雪笑盈盈的说道,然后眸光流转,将所有的目光带动到古清寒身上:“古姨,你是我们所有的长辈,所以,送礼物这件事,当然要古姨带头。”

“哇啊!来自古姨的礼物,好想知道会是什么。”萧琦坐直身体,一脸期待的表情。

古清寒的眸中闪过丝丝的紧张,缓缓的,她伸出了一直紧攥的右手……这个礼物,她一直都紧紧握在手中,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渴望着可以把这件礼物亲自送到他的手上。

手掌缓慢的张开,呈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是一块小巧的……平安扣。

这是一枚外观再普通不过的平安扣,如古代铜钱般的大小和形状,中间穿着一根细长的红线,通体雪白,应该是由某种白玉雕琢而成。

“凌尘,这是古姨送你的生日礼物,希望……希望你不要嫌弃。”古清寒冲着凌尘微微而笑,轻轻的说道。

“哇!是平安扣!”萧琦出声道。

云梦心端详了平安扣一会儿,微笑着说道:“材质上看,应该是用的纯度极高的和田玉,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瑕疵。平安扣本就有着保平安的蕴意,而和田玉在古代是用来祭天的玉石,所以和田玉制的平安扣更有着向天祈福保平安的寓意。古姨有心了。”

凌尘刚要站起伸手接过,却看到李霄雪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娓娓说道:“不愧是梦心,真的好眼力。没错,和田玉制的平安扣蕴意的确就是向天祈福保佑平安。古姨的这枚平安扣的和田玉纯度可以说达到了极致,价值连城,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关键的是,这枚平安扣,是古姨自己……亲自雕琢的。”

“啊?古姨亲……亲自?”

“对。”李霄雪轻轻点头:“而且在古姨的家里,类似的平安扣,还有二十三个,每一个,都是古姨自己亲手所制。”

凌尘:“!!……”

“啊?难道说,古姨还有这样的爱好吗?”萧琦满脸惊讶的说道。以古家的权势和古清寒在古家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玉石不是轻而易举?为什么还要亲自去雕刻呢。

“当然不是。”李霄雪摇了摇头,“因为这小小的平安扣里,倾注的是古姨没有一丝杂质的祈愿。为了让上天感受到她的诚心,不仅仅是亲自雕琢,就连和田玉的选择,她都是亲自亲为,还有丝线,也都是由她自己选择,整个过程绝不让任何人插手,雕琢之后,也从来不让任何人去碰触。”

“古姨,是在为谁祈求着平安吗?”云梦心若有所思的轻声道。

“嗯,”李霄雪点头,看了一眼凌尘,缓声说道:“古姨虽然现在孑然一身,但在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个儿子,只是,她的儿子才出生几天,她就必须和他分离,要十年后才能再见。血亲分离对古姨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与孩子分离的古姨因过度思念而大病一场,在病床之上,她雕刻出了第一枚平安扣……那可以说是古姨用生命所雕琢……之后每一年,每当快到他生日的时候,她都会去寻找纯度最高的和田玉,倾尽所有心意和心血去雕琢一枚平安扣以向天祈求保她孩子的平安……就这样一直到了第十枚时,她得到的却是她的孩子感染伊斯洛卡病毒后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息。”

“啊!!”女孩们齐声惊叫。

“好……好可怜。怪不得每次见到古姨,都会感觉到古姨那么忧伤。”萧琦双手放在胸前,眸中隐隐闪动泪花。

“阿姨,没关系,我们以后,都可以是你的家人的。”天天颤抖着眼眸,轻声安慰道。

“哎呀,听我说完。”李霄雪的表情松弛了下来:“事情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了。古姨在得到那个消息之后伤心欲绝,但依然每年都会和以前一样雕琢一枚平安扣……因为那几乎是古姨绝望之余,最后的精神寄托了。相信,一定是老天听到了古姨的祈愿,被她的赤诚之心所深深感动,她的孩子并没有死哦,而且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活的比谁都好,比谁都潇洒,身边还有无数的绝世美女环绕呢。哦,巧合的是,他的生日似乎也是8月18号唷。”

“唉?居然是和哥哥一样的生日,真的好巧哦。”天天点头附和,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刷的看向古清寒:“咦咦咦咦?”

屋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女孩们的表情一下子都变得精彩至极,有的花容呆滞,有的粉唇大张,有的则若有所思。

“古姨,”轩辕蝶舞有些失控的站了起来,声音微微发颤:“难道你是……是……”

“怎么会……怎么会……他不是从小就……就……”尤菈双手捂住嘴唇,金色的眼睛大大的睁开。

“谁知道呢。”菲摇了摇头,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点点哀伤,然后又微笑了起来,看向凌尘的目光中带上了丝丝的欣然和羡慕。

“这……这是真的吗?古姨她会是……是凌天哥哥的……”

“嘘。”云梦心轻碰了萧琦一下。

凌尘在第一眼看到古清寒时,他就心中微乱,此时,李霄雪却在这个时机,将他一直在逃避的事实赤裸裸的去点明,让他彻底心神大乱,根本无所适从。而李霄雪说的每一句话,无不在狠狠的触动着凌尘的心弦,看着古清寒手中的那枚平安扣,他眼前不由得浮现她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含着眼泪,不顾所有人的劝慰,一点一点雕琢着平安扣的画面,心脏一痛一暖,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伸手,将平安扣拿在了手中。

平安扣留存着来自古清寒的体温,很暖,是一种直透心底的暖,暖的他竟有了刹那流泪的冲动。

曾经以为没有母亲,也不需要母亲……曾经以为她纵然真的是母亲,也仅仅是一个从未有交集,更没有感情的人,不需要去相认,更不会被触动……

但为什么那天之后会那么多次的想起她,听到她有多年暗疾的时候会感觉到心疼,此时心中更是……

难道这就是菲所说的,永远不可能逃避的血脉相连吗?

“谢……谢谢你,古姨。”凌尘把平安扣握在手中,有些僵硬的点头,目光下意识的移开,不敢和古姨对视。

一声“谢谢”和游移的目光让古清寒眸中闪过淡淡的苦涩,她勉强的一笑,柔声说道:“不用谢,希望它可以让你一直平安。”

凌尘点点头,摊开手掌,怔怔了看了这枚平安扣一小会儿,然后拉开红绳,将它小心的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当那枚平安扣在凌尘的简单动作下安静的吊坠到凌尘胸前时,古清寒一下子捂住了嘴巴,深深的低下头,泪如泉涌,双肩剧烈的抖动着。

女孩们的眼睛也一个接一个的红了,她们即使再笨也足以看出什么。虽然太过不可思议,但凌尘和古清寒的反应已足够清楚的告诉她们答案。她们看向古清寒的目光也完完全全的变了……古家之主和凌尘之母,这在她们心中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身份。

“原来……原来凌天哥哥的妈妈还在,而且居然是……是……”看着已经完全失态,泣不成声的古清寒,苏児的眼眶也悄悄的湿润。

虽然依然没有完全的点破,但能得到凌尘如此的回应,李霄雪也已足够满足。她轻拍着古清寒的后背宽慰着她,然后微笑着说道:“下面,该是谁的礼物呢……第一个送礼物的是我们的长辈古姨,那么接下来,就到我们之中最小,最可爱的小公主们好了。天天,莎莎,到你们了哦。”

“好!”天天和莎蒂斯伊咔清清脆脆的应声,然后相视而笑,从凌尘身边离开,一起向后退了几步。

“哥哥,要好好看我们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哦。”

“嗯嗯,凌尘一定要喜欢。”

两只同样白嫩小巧的手儿牵在了一起,她们一个一身花裙,一个一身白裙,一个如花中精灵,一个如云中小仙女,仅仅是她们站在一起的美景就足以让人沉醉。

“这是我们为哥哥(凌尘)而作的歌,名字叫做《恋尘》,开始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