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谴修罗 > 第811章 神子(七)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811章 神子(七)

书名:网游之天谴修罗  作者:火星引力  主角:凌尘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528zt.cn,喜欢就记住我吧!

“当然是被我取代了。”凄月微笑依旧,仿佛这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执行神月计划和完成我的个人目的,最先要做的,就是控制天谴之月。这本来是件相当难的事,但惊喜的是,在我找到天谴之月时,里面居然有一个存在万年之久的器魂。于是,我使用我神魂所拥有的特殊‘控制’力量,分魂进入天谴之月,悄然依附在这个器魂之上,夺取了她的全部记忆,然后抹杀了她的存在,让我的这一小部分魂魄取代了原本器魂的位置成为了天谴之月新的器魂。哦……那个器魂的名字的确是叫夜月,父亲嘛,也的确是夜帝夜无涯。说起来,小主人可要好好的感谢那个夜月哦,她虽然被我抹杀了,但我所知道的关于遗忘大陆的一切,都是来自她的记忆,如果没有她的记忆做指引,小主人在神月大陆的历程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

凌尘的脑中“轰”的一声,口中发出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你……你竟然杀了夜月!她本来就只剩魂魄,还被封禁那么多年,已经无比可怜,你既然能取代她的位置,就一定有办法在取代后让她脱离天谴之月,而不是抹杀!”

“哦……你说的我的确可以做到。但放掉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后患,抹杀掉多简单,一了百了。哦,还有那个无聊的三年约定,也是我为了防止麻烦随便用的一个借口,如果你那天再遇到夜帝,直接告诉他他女儿早就已经死了,报出凶手是我也没关系唷。”凄月很无所谓的说道。

“你!!”凌尘的眼睛死死的瞪大,看着凄月那淡淡含笑,根本没有一丝后悔与罪恶情感的表情,心中阵阵发冷,他根本无法相信,这真的是与他朝夕相处一年多的凄月吗?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那么残忍的人,不可能……”凌尘看着凄月缓缓的摇头,他依然不愿相信凄月会是一直在单纯利用、戏耍着他,并且心性如此残忍的人。他们在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一年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就算不能了解彼此全部,也足够了解本性。凄月虽然处处透着神秘和心机,但她所有的行动、言语……都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凌尘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东西,也让他在识人这方面几乎从来不会有偏差,他也一直都很信任着自己的判断。

“如果,你一直都只是在单纯的利用我,欺骗我,那为什么你那天晚上还要……还要……”

“那天晚上?哦!你说那件事啊。”凄月马上明白了凌尘在指什么,无比娇媚的笑了起来:“你想问的是,如果我一直都是在欺骗、利用你,为什么那天晚上还要勾引你让你上了我呢?而且你上完之后,还发现我居然还是个处子哦。”

凌尘:“……”

“咯咯咯咯,可怜的小凌天,你的样子,让我都不好意思说出真相哦。”凄月的一双媚眼眯成了两条细细的缝:“那么,那天晚上后的第二天,你起床之后是不是有些头晕乏力,只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却记不清楚细节呢?”

“……你想说什么?”凌尘的眉头猛的一紧,因为这的确是他第二天起床的感觉,他甚至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那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都是假的哦。”凄月淡淡的笑着:“你忘记了么,我神魂的力量就是控制,我甚至可以控制你在某段时间的记忆。那天晚上,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只不过是我在你记忆里留下的模糊虚拟影像。我又怎么可能让我这么美丽的身体委屈在一个人类的身下呢。”

“你那天在走进浴室的时候就已经昏倒了,之后的时间根本没有发生你记忆里的事,而是我耗费了一些时间,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叫‘媚月’的印记。这个印记,可以让你永远听命于我,但,第二天,我就忽然发现这个印记居然消失不见了,还让我吓了一大跳。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是让莎莎,也就是神子给抹掉了。而且还刻意只抹掉媚月印记,而没有抹去‘副作用’,不过这副作用对我而言也没什么所谓。包括我有好几次想要趁你神魂大乱的时候将你控制,也都被莫名的力量干扰,显然也都是神子所为……如果不是神子,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完完全全听我话的骷髅,而不是站在这里和我们说话哦。”

“不过,虽然有神子干扰,但也不是没有收获哦。至少有了那天晚上的假象,你可是消除了对我大部分的怀疑,毕竟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对一个男人有了很深的感情,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处子之身给他呢。所以,你之后对我的警惕心少了很多很多,还说出了会帮我完成愿望的话。甚至,你杀死疯子后,从他最后喊出的话和我的出面阻止中产生了对我的怀疑,但这些怀疑也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你甚至都没有去质问我。我都不知道该为你的信任感动呢,还是为你的愚蠢而可笑呢。”

随着凄月充满嘲讽的声音落下,凌尘心中最后的侥幸也被击的粉碎。他沉默了下去,然后缓缓的笑了起来,笑的无比讽刺,不知是在讽刺凄月,还是在讽刺自己:“呵,呵呵呵呵……凄月,你都已经说的那么透彻,在我面前冷笑嘲讽的那么肆无忌惮,我居然直到刚才都不愿相信这才是真正的你,我果然,是蠢到了无可救药……呵,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缓缓的抬起天谴月神枪,指向了凄星,也指向了凄月:“我不管你们什么狗屁的神子计划,不管你们拥有什么狗屁的神格,想要把莎莎从我身边带走……先踏过我的尸体!”

“哎呀哎呀,我可真没打算要把你的小莎莎从你身边抢走哦。”凄月一脸无辜的耸动了下肩膀,“所以,你的枪只需指着星就好了,不过,我可不认为你能打的过她哦。星若是神格全开,想杀掉你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就算是天谴之月都帮不了你。至于我嘛,修罗计划已经取消,我需要的东西……”凄月的手掌摊开,一枚微微闪动着彩虹光芒玻璃珠呈现在掌心之中:“可是已经完整的拿到了哦,神子什么的,可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凌尘的目光无意间落到凄月掌心的那颗玻璃珠上时,忽如被天雷劈中,全身猛的一颤,一双瞳孔也瞬间变得如针眼般大小,他猛的向前,发出一声嘶哑的狂吼:“那……那是我的逆命天珠!!还给我!!马上还给我!!”

凄月手里所拿的,赫然是以天谴之月的力量融合月神之血、魔帝之魂、修罗之泪后生成的逆命天珠,只需再找到日神珠,就可以让逆命天珠达到完整。而这枚逆命天珠是凌尘最宝贵之物,因为它是唤醒水若的唯一希望,是比他自己的生命还要珍贵的东西!为了这枚逆命天珠,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耗在这神月世界,奔波无数,拼搏无数,惊险无数,执念无数,甚至因此无比愧疚的大幅度压榨了和天天她们相处的时间。这枚逆命天珠包含着他最大的渴望,也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明亮的希望曙光。

“还给你?你是在说笑吗?”凌尘的话在王的耳边犹如可笑的笑话,惹来她一声不屑的冷笑:“月之所以愿意来到这神月星,为的就是拿到这枚逆命天珠,修罗计划只是次要,她如今得偿所愿,你居然要她还给你?天真至极。”

“你说……什么?”凄星的话对凌尘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他整个身体都剧烈颤抖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凄月手中的逆命天珠。

“啊呀,星已经替我说了。”凄月把手掌合上,微微而笑:“我和星的母亲是一个凡人,但她毕竟是我们的母亲,和我有着很深的感情,是我最珍贵的亲人。她去世之后,我最大的渴望,就是能让她复生。之后,星便从神魂的记忆碎片中,找到了一个流传于上古时代的复生之法:异月神族的神血——承载异月神族神魂的月神之血可代替,但必须是最纯的处子之血;远古之魔的残魂——魔帝之魂勉强可代替;修罗之泪——伪修罗的眼泪代替;最后则是天谴之月。因为是复生一个凡人,所以用代替之物也应该可行。本来,我还是很怀疑是否真的可行,但在逆命天珠形成的时候,我就彻底放心了。这枚逆命天珠虽然比星告诉我的要小上很多,但形状与色彩却和星描述的一模一样。应该足以唤醒我沉睡多年的母亲。”

“对此,凌天,我可是要好好的感谢你哦。若不是你这么长时间以来替我拼命奔波找寻,我自己一个人还真的束手无策呢。那么,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呢?”把握着七彩琉璃的逆命天珠,凄月笑眯眯的说道。

“……这不是真的!你把它还给我!还给我!!”凌尘全身颤抖的嘶吼着,如果失去了这枚逆命天珠,他唤醒水若的希望就彻底破碎,他所有的努力就成为了笑话,完全是在为他人利用,他这辈子将再也见不到水若……凌尘几乎心胆欲裂,他咬着牙,发出最怨恨,最低沉的声音:“凄月……你如果敢把逆命天珠拿走,我……我永远……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我还会在找到日神珠后将它毁掉,让你永远也无法让逆命天珠完整!!”

“日神珠?你是说日神珠?”凄月又笑了,嘴角弯起一个相当优美的弧度:“不会哦,你永远不可能拿到日神珠的,因为,日神珠……一直都是在我身上哦!”

话说间,凄月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另一只手,掌心之中,一枚和星神珠、月神族形状、大小完全相同,色泽略微不同的宝珠微微闪动着神秘的光芒,与此同时,天谴之月的十四枚宝珠也同时闪烁起频率相同的感应之光。